感谢你的笑容

1.微笑(ZC)
“英雄是,强大而温柔,气质高雅有志气,知性而聪慧充满男子气概的强者。”
克劳德的日记里第一页第一行写的就是这句话,後面跟著就贴了一张萨菲罗斯的贴纸。扎克看了挺不是滋味的,他把那本旧日记本往床边上一放转头看刚刚被分配跟自己同一个寝室的室友,也就是开头第一句话形容的那个人。
[喂萨菲,你说我是不是强大又温柔?]
[今天的模拟战斗你成绩不是很好。]
[那,我是不是高雅有志气?]
[你上上个星期的袜子不是还没洗吗。]
[那我是否知性聪慧?]
[安奇鲁今天骂了你32次“笨蛋”。]
[那麽我是强者吗?]
拥有湖水般墨绿色的眸子冰一样的向提问者扫过来。
[军队不需要弱者。]
[你说的也是啦……]
闷闷不乐的扎克又把那本旧日记拿起来继续看,他想明天去跟克劳德好好的讨论一下英雄论。於是次日,扎克特地跑到普通兵训练场上拉著克劳德聊天。
[长官,我在跑步。]
[没关系就聊一会儿。]
扎克撒泼耍赖的样子在克劳德看来无异於那些街上调戏小姑娘的混混。
──怎麽把自己比喻成小姑娘了!?
克劳德一边懊恼著一边从笑嘻嘻的扎克身边坐下,旁边的小混混笑得犹如皮卡丘十万伏特。
[小家夥,你认为我是勇者吗?]
[……]
克劳德不知道是应该说实话还是应该说假话,所以他只有沈默。
[那,萨菲罗斯是不是?]
[当然,他是星球的英雄当然也是勇者。]
这次倒是说得干干脆脆。
[那麽你觉得我变成萨菲那样子如何?]
[不。]
我不想看到一个成天傻笑的萨菲大人。
[说得对,]
克劳德看著旁边的蓝色刺蝟头缓缓地勾起来嘴角。
[我只要这样,慢慢的作我自己就是最棒的啦!]
那个时候的克劳德有些失神的看著身边的皮卡丘(大误),他觉得那个轻松又自在的笑容真的非常非常让人羡慕。
……
…………

蒂法轻轻敲著克劳德的房门,在轻声地应许下她走进了房间。
[克劳德,你在做什麽?]
[突然间想写日记。]
那个昨日的小兵现在也已经拥有魔晃浸染过的天蓝色的眸子,他安静的作在有点旧的书桌前面翻开一本新的日记本。
[以前写过的那本在军队的时候不见了。]
[是吗……不过写日记很好,等老了可以拿出来怀念青春。]
[…………嗯。]
今天晚上的克劳德似乎特杯的沈默,蒂法把晚饭放在他旁边,眼角瞥到日记开头的第一行:
“英雄是,即便受伤也能从容微笑的人。”
───再往下什麽内容也没有,只落下了些许泪痕。

2.苦笑(山狱)
有的时候狱寺觉得自己不能选择必须去接受一些错误,其中最严重的两个错误乃是自己的老师和自己的姐姐,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造物主的错误,然而这些错误却都要自己去一个一个的忍受又不可修正。
[夏马尔,好歹你也是我的老师吧!]
[不行不行,绝对不借你钱。]
[拜托你啊!]
[能让乖乖掏钱的人只有三种。]
[那三种?]
[女子,女孩,小姑娘。]
[马德这不是都一样嘛!]
[不不不,里头的区别可大了,听我给你慢慢讲来……]
[我不听!我没空理你!]
摔门出去叹口气,为什麽别人的家庭教师都挺像样的唯独自己的这个如此没有大脑呢。
狱寺从口袋里抽出香烟来含在唇上,点燃。
[哎呀,狱寺你怎麽又抽烟啦?]
胃部的反应说明这个人绝对肯定以及一定是自己的姐姐,这犹如可耻的生理痛的惯性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一种悲凉。
[姐,姐姐。]
[狱寺怎麽了,脸色这麽差?]
[…………]
[需要姐姐帮你吗?]
[不,不用了!]
抱著必死的决心狱寺立刻逃离了可怕的地狱魔女(?)然而难题一个接著一个。
[可恶,今天没带钱也没带便当……好饿……]
靠著墙根缓缓地滑坐在地上,因为昨天晚上熬夜研究炸弹所以也没有吃晚饭的胃部发出了声音抗议,狱寺用戴满戒指的右手紧紧地捂在上面。午餐时间的校园後面他一个人呆坐著慢慢慢慢耗时间,之後在不远的拐角处响起来脚步声,不急不躁的一步,一步,一步,走近,停住。
狱寺把目光从捂著胃的手指上移开,站在自己跟前的那双鞋子熟悉无比。再往上看,是一盒好吃的午餐便当。
[走开。]
[嘛,不要这麽冷淡。]
拿著便当的山本微微的苦笑了一下。
[不用你同情!]
[我只是今天不饿,所以请你帮个忙。]
狱寺再次把目光上移,他仰著头看山本,山本的表情。
[既然你这麽苦恼的话……]狱寺嘀咕[那我就勉为其难吧。]
[那多谢你。]
狱寺接过午餐急急的吃起来,山本看著有如饿坏的野猫一样的他觉得很可爱,於是伸出手去抚摸那有些杂乱的银色的头发。
[干吗?]
狱寺的嘴角上面还粘著饭粒。
[没什麽。]
山本回答,伴随著咖啡味道的笑容。
───该如何传达给你呢,这份表达不出的心情啊。

3.傻笑(RK)
神天非常喜欢一个人呆著,但是他的身边却总是有很多人。
於是有一天,神天就抽出一整天的时间来思考为什麽如此讨厌群居的自己总是被一群又一群的人吵到暴走的原因:
撇开科学班这个蠢蛋集团不说,豆芽菜,李娜莉,米兰达……想来想去,罪魁祸首果然还是橘红色的兔子──那个在未经别人同意的前提下就把别人的名字做广告一样到处宣扬的大混蛋,分析完毕,神田二话不说提了六幻出去砍人。
[救命!HELP!]
拉比拖著眼泪鼻涕满在教团的走廊里声嘶力竭的求救,後面跟著举著六幻眼睛充血的凶手。中间正义使者豆芽菜,啊不,亚莲小朋友曾经企图给与被害者援助,但是立刻就被同样在看热闹的李娜莉拉住,并被告知“这是爱的互动”,於是这个早熟的孩子立刻就放弃了那个几乎快被砍死的拉比兔子跑去买爆米花观看现场八点档剧场。
[优!快住手!]
[不行,我今天就要你死!]
[起码告诉我杀我的理由啊!]
[理由就是你该死!]
[哎?!!!!]
八点档剧场终於在晚饭铃声之後结束,受害人一脸傻笑的挽著凶手往食堂跑。其余人浩浩荡荡的跟在後面,感叹著今天的节目比昨天可又精彩了不少之类之类。
[放开我,别拉我的手!]
[没关系,你不是怕我跑了嘛,我们吃晚饭你再来杀我。]
拉比扯开嘴角露出闪亮亮的牙,神田丝毫没有办法的叹了气。於是两人在餐厅的一角面对面吃晚饭,一边是荞麦面一边是意大利面,一边规规矩矩的细嚼慢咽一边死命的往面里挤番茄酱。
[吃多了番茄会变蠢。]
[可是很好吃啊。]
[算了,反正你也不会比现在更蠢了。]
[就算是这麽蠢的我也还是有人喜欢嘛。]
[谁?]
[阿优啊。]
[你最好拿著你那愚蠢的番茄酱腌意大利面给我滚到河外星系去!]
[嘿嘿~~]
神田看著笑得不知所以得拉比内心不禁又一次充满了疑惑:
我到底看上这家夥哪一点呢……?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