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冰点

#冰冻矿泉水#

中午两点十分正是炎热的时段,

太阳光在鸣蝉的进攻号角下格外HIGH的大举入侵在高温中无处躲藏的并盛町。狱寺单手勉强挡著刺眼的阳光,但与戒指接触的那一部分手指已经快要散发出炭烤人肉的香味。他真的很後悔为什麽要选在这个时候见面,不过後悔归後悔,後悔完了还得乖乖等著。

[狱寺!]

远处有一个人影在热气蒸腾的景象中挥著手跑过来,不会是海市蜃楼吧,话说回来真的会有这麽傻脸到二百五的海市蜃楼吗?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山本,]

狱寺阴郁著脸瞪过去,

[你知道随身带炸药的人不能受高温的吧!]

[对不起啊,这个给你。]

还没反映过来一个完全冻成冰的矿泉水就贴到了脸上。

[哇啊!]

[啊哈哈哈。]

狱寺脸上湿嗒嗒的不过倒是舒爽了不少,对面幸灾乐祸的人让气温又上升了许多。

[干嘛买这麽冰的。]

[怕你热啊,所以买了全冰的。]

[你怎麽不买全冰的。]

[生理期。]

[噗────]

[狱寺你口水喷我脸上了。]

[呸,活该!]

狱寺转过身去往公园走,随手扭开冰冻矿泉水往口中倒,不过毕竟是冰块所以水并不是很顺畅的流了一点出来,丝毫不能解渴。於是狱寺又恼怒的用手把瓶子捏了很久但冰依然没融化多少,几乎无奈的他之後伸著舌头去舔冻到瓶口的冰来解决蒸发带来的口干舌燥。

[呐,喝我这个。]

山本把自己没开封的那瓶丢进狱寺的手里,狱寺看了看扭开瓶盖很清爽的喝了一大口。

[还给我吧我还要喝。]

山本伸手要水。

[不行这个我喝过了。]

[那给我冻了的那瓶吧,你又没喝多少。]

[……]

狱寺虽然有点不爽的感觉,但还把冰冻矿泉水丢了过去。山本接过来,微笑著扭开盖子,然後仰头汲取里面不多的冰水并用舌头舔著冰块。

[不许舔!]

[哎?可是狱寺你刚刚不是也舔了?]

[我舔可以,你舔不行!]

[有理由吗?]

[……没有。但是就不行!]

[狱寺你好霸道啊……]

[闭嘴,少罗嗦。]

狱寺觉得夏天的温度从身边的这个家夥身上持续增长,

山本则不动声响的偷瞄著狱寺露出锁骨的衣衫,

──夏天的乐趣。


#巧克力冰激凌#

游泳池人声鼎沸,套著草莓图案救生圈的阪田银时懒散的漂浮在水面上。

[阿银,你说为什麽游泳的时候不能用鼻子在水下呼吸呢啊噜?]

[如果用鼻子呼吸就会一下子游到奈河哦。]

[好酷啊噜。]

[是的,但这需要专业人士来表演……喂,那边那个青光眼小哥,就是你,拿美奶兹的那个,快过来给孩子们示范一下用鼻子水下呼吸。]

[混帐你想让我游去另一个世界吗?]

[土方先生,现在可是旅游旺季。你不要不好意思接受老板的好意啊,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冲田你快把栓在我腰上的石头解开!]

[哎~~~?]

[撒娇也没用快解开!!!]


[多串,你干嘛要来海边啊。]

[局里放假。]

[那真是恭喜你们啊。腐败。]

[你刚才说腐败了吧!说了吧!]

[哪有,是你幻听啦。腐败。]

[幻听才怪你又说了一遍!]

[……话说多串啊,就著麽从海上漂著真和平啊。]

[这里不是海,还有神乐刚刚跟冲田打起来了。]

[……果然大海才是男人的向往之地。]

[就跟你说这里是游泳池!]

[多串,我想吃甜品。]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在我的背包里,我带来了一盒巧克力冰激凌。]

[你是带来的啊,确定要我拿过来?]

[麻烦你了人民警察。]

………………

[给。]

[哇塞酷毙了,这个打著马赛克的东西真的是食物吗?]

[谁让你带来的而且还仍在阳光下!]

[啊真没办法,那多串你吃了吧。]

[你给我死去奈河川吧混帐!]

──夏天的悲哀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