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派送

++传统粽子++
天很高,一片云也没有所以有点晒人。
拉比站在高崖上看下面江水翻滚的汹涌,神田跟在他後面,身上的团服有点破掉了。刚刚跟恶魔激烈的战斗让两人格外的疲倦,风从遥远的地方吹过来拨弄他们的头发飞扬。
拉比坐下,风景此时看起来格外美丽。

[阿优,你知道麽?]
[……]
神田站在他身後不远处,犀利的眼睛眺望著远处的山峦,
听到发问的他微微移开了目光。
[这里啊,曾经有人因为爱而跳江](屈原同学对国家的爱)
[切,那又如何?]
拉比站起来背对著神田,他的背影挡住了一部分的风景。
[如果是我的话,或许也会为一个人跳下去的。]
[何必。]
[好冷淡呀,]拉比轻轻笑,回过头来[但是我就是喜欢。]
拉比转身面向神田,深情款款。
[如果为你,我愿意从崖上落下沈入怒涛。]
绝赞!一击必杀!这样的表白没有人能够不动心!
[是吗……]
神田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著这个头发被吹成夸张造型的搭档,他沈思了许久,似乎在考虑怎麽回答他的告白。终於,他找到了答案抬起头来,拉比则一直沈默著等待他开口。
[如果……]
神田的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却格外动人。
[如果你要跳的话……]
他顿了顿,眼睛坚定而明亮。

[可千万别忘了,在腰上拴块大石头。]
………………

──以上
摘自 拉比著《我的第480次告白失败》

++笨蛋粽子++
其实扎克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挺好的人。
他从食堂要来了一些可以充饥的食物,形状古怪味道奇特,去请教了曾以後才知道原来这种食物叫“粽子”,要把外面的叶子剥掉才能吃。此时的扎克咂著嘴嘀咕[我就说怎麽外面那层皮这麽塞牙……],路过的宝条博士好死不死听到了这句话并顿时激起了想要解剖的欲望,於是这也就奠定了之後扎克同学沦为试验品的命运。

扎克坐在大厅的台阶上拆著粽子,完全不顾前台服务小姐投来的一阵又阵如刀似箭的冰冷目光。萨菲洛斯路过他旁边,面色冷静而淡漠的仿佛两人从不认识。
[咳,塞夫!尼哟属米?](咳,萨菲!你有水吗?)
萨菲连头都没回,继续装作不认识往下走。於是扎克也不拦他,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刚刚清楚的看到那把2米长的正宗到露出了恐吓的寒光。但是噎在喉咙里的粽子时刻都剥夺著他顺畅呼吸的权利,如果在战场以一当百都没事反而是在公司大厅里蹲著吃粽子给噎死了,那可真是成为千古笑柄。
[扎克先生?]
有人呼唤自己,然後面前递过来一杯水。
喝下去之後终於重新复活,他抬头看到了克劳德的脸。
[多谢。]
他把水杯还回去。
[不用客气……扎克先生,你答应给我带来的东西呢?]
[啊?]
[就是今天食堂限量卖的粽子啊。]
扎克突然想起来,是的,他答应要给克劳德带粽子回来吃的。但是很显然刚刚卡在他喉咙里的那个就是最後一个,眼前这个孩子有著美丽而忧伤的眼睛,他实在不想告诉这孩子他刚刚吃掉了所有的包括他那一份在内的粽子。
[那个啊……噢,对了克劳德我跟你说过了吗?]
扎克伸手拉著克劳德跟自己一起蹲在台阶上。
[说什麽?]
[就是,其实吧。你也知道的……你是个士兵2Nd,而我是个1ST,按理说是你的上司。]
[恩。]
克劳德微微垂下眼。
[不不,你不要这样的表情。我是说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介意这些客观的不必要的东西,你看我跟萨菲……啊算了这个例子太危险,你看我跟曾……算了这例子也不安全……总之大家都不介意。]
克劳德抬起头,脸上有懵懂的神情,
闪闪亮的眼睛盯著扎克湛蓝而纯净的双瞳。
[扎克先生,你想说什麽?]
[我说啊……]
扎克笑得犹如十万福特。
[我们永远是朋友。]
克劳德低著头,嘴角弯起来。
扎克站起身往主任办公室走去,行走速度快的像小跑步。萨菲不动声色的移动到还沈醉在“朋友”宣言里的小兵身边。
[扎克先生说我是他的朋友。]
他听到那个小兵乐呵呵的低喃。
[……咦?]
然後不一会儿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麽。
[粽子呢?]
此时萨菲洛斯握著正宗的刀柄杀气腾腾也往主任办公室走,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克劳德清楚地听到了他最崇拜的偶像用咬牙切齿的声音说了一句:

[粽子被狗吃了。]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