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借无还(逆转/成御)

御剑:【当我几乎已经迷失头脑的时候,一个男人站在了我的面前,他,无论在什麽逆境下都能够坚持不懈地战斗……最後,我发现,我……开始‘信任’他了……】
成步堂:【我本来已经几乎绝望了,可是我一看到他镇定的眼神,就觉得平静了,仿佛觉得,不管有什麽危机,他都可以力挽狂澜……】【我相信他……嗯?等等……我现在才觉察到……我,相信著,这家夥……御剑……】
──以上为《逆转裁判》原游戏摘录

=========================================
成步堂从文件堆里爬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他揉揉眼睛打了哈欠,然後环视这个已经跟垃圾回收站有一拼的房间。自从宵走了以後他就很少再打扫自己的事务所,所以才造成了现在这麽惨烈的状况,不过对此还是丝毫不在意的成步堂洗漱完毕,踩著满地的垃圾和资料继续工作了起来。突然从某处传来了电话的响声,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开始听声辨位的查找电话到底被掩埋到了哪里,最终他在一堆方便面带子的下面把还作响的电话挖了出来。
【你好,成步堂事务所。】
【哟,成步堂!我是失张!】
【别告诉我你又杀人了……】
【什麽!俺从来不杀人!】
【那麽就是又被人陷害了?】
【不是啊!】
【那还能有什麽事啊?】
【呜呜呜……成步堂你真的好冷淡啊……】
【那个……】
成步堂头开始一抽一抽的疼痛,往往一碰上这个童年好友麻烦肯定就会接连不断。
【我们出来聚聚吧,请你吃个拉面俺还是没问题的!毕竟你帮了俺怎麽多次。】
【吃拉面啊……】
看了看时间,虽然早些,不过没吃早饭的他也有些饿了。
【好啊。】
於是他答应了下来。
+++++拉面馆内+++++
【……】
成步堂坐在座位上看著对面的御剑和失张,无言。
【你没告诉我他也来。】
先开口的是御剑,他的目光若有若无的闪躲。
【哎呀,我们不是朋友嘛。当然要一起啦,对不对成步堂?】
【嗯……是啊……】
气氛莫名其妙的尴尬,
御剑……很久没有从法庭以外的地方与他相会了啊。
【你最近还好吗?】
【老样子。】
他的回答还是这麽冷漠,不过貌似精神还不错。
【话说回来呀俺,俺最近又有了一个女人啊。】
【什麽!】
【不会吧!】
【喂喂喂,你们不是应该祝福俺才对吗!】
【不好意思,因为每次你交女友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御剑回忆起了过去。
【而且,每次善後的都是我们。】
成步堂也郁闷的想起上次为他辩护的辩护费他还没给。
【没办法嘛,谁让我们是挚友!】(伸麽指)
【我也不想啊……】(成步堂)
【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御剑)
【你们!呜呜呜~俺不活啦,俺要死!】
【麻烦你不要在这里丢脸好麽,我可是个检察官。】
【丢脸跟检察官身份没有直接关系吧御剑。】
【你闭嘴成步堂!】
就这麽吵吵闹闹的吃完了饭,失张就急忙要赶去约会了。他一脸甜蜜的炫耀著自己要去约会的地点多麽多麽浪漫,而御剑和成步堂则阴著脸在心中祈祷著那里不要发生什麽谋杀案。然而当失张走远了之後,他们才终於意识到现在只剩下两人了。
【嗯……要不要再走走?】
【也好。】
於是两人漫步在街道上,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个熟悉的公园。
【记得这里曾经发生过什麽吗?】
【御剑,不要再想那个案子了。】
【…………】
【我已经证明你是无罪的,亲手证明的。】
【可是我心里还是无法原谅我自己,】御剑把目光投向湖的另一方【我不相信我自己。】
【我相信你。】
成步堂抓住了他的手臂。
【我自始至终都相信著你,你只要相信我就可以。】
【哼。】那往常的嘲弄表情爬上了御剑的嘴角【你怎麽知道我相不相信你?】
【直觉!】
【你是傻瓜吗!】
成步堂挠挠他刺刺的头发,然後傻笑起来。
【我只是觉得,那个能在小学维护我名誉的你一定不会做杀人这样的事。】
【你果然是个傻瓜……】

两人围著湖慢慢的散步,什麽话也没说。成步堂走在御剑的後面,盯著他的背影发呆。突然地面微微的摇动起来,成步堂想都没想就赶上几步扶住了御剑的身子,还好这场轻微的地震没有持续太久,不过御剑以及几乎瘫软在了地上。
【没事吧……】
成步堂看著他惨白的脸和额上薄薄的冷汗,这样的他真的称不上“没事”。
【我们先去那边坐下。】
扶著摇摇晃晃的御剑怜侍半拖半拽的坐到了一边的长椅。
【所以……我才讨厌……这个国家。】
御剑靠在成步堂肩上,有气无力。
那场童年的阴影或许就会这样笼罩他的一生了吧。
【我讨厌这个总是地震的国家,而且更讨厌被你看到这个样子。】
【没关系我已经看过很多次了!】
【那就更讨厌了!】
【御剑你不要激动,你的身子还抖著呢。】
【可恶!】
似是非常痛苦的,御剑紧皱眉头。
【如果你不喜欢我看,那我就比上眼吧。】
听他这麽说,御剑抬起头来。看到成步堂果然比上了眼睛,而他的手还搭在自己的肩上。这样的情形……好像很……暧昧?他的脸离自己并不远,所以可以细细的看清楚他的五官,听清楚他的呼吸。
【笨,笨蛋!又不是小孩子了!快把眼睁开!】
【哇好痛好痛,别扯我脸呀。】
成步堂惨兮兮的脸让御剑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我终於明白无论怎样讨厌都不想离开这里的原因了……】
【哎?什麽原因?】成步堂揉著脸。
【哼,别想我告诉你。】
【我反对!我有知情权!】
【反对无效!在这里我就是法律!】
【御剑你好卑鄙……】
【多谢夸奖。】
两人继续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公园里聊天散步,
没有了法庭上你死我活的严肃气氛,他们享受著此刻闲暇的时光。
……仿佛会这样直到永远。


你借走了我的心,所以再没有还给我之前,
不想离开你身边……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