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土冲)

喜欢夜里坐在外廊上,抱著才藏。

晚风吹过,月光洒落。

嘴角微微扬起,

好和平的感觉。

偶尔失眠的小铁会出现在身边好奇的问总司先生干吗呢,大半夜的不睡觉。
总司也都是笑笑回问他小铁你呢。
然後红头发的小狗就坐下来谈各种各样的事。
总司抱著才藏微笑著听。


但大多数时候都是被土方发现,再硬拖回屋里。
唠唠叨叨的说总司你还是病人晚上风很凉不许到处乱跑还有按没按时吃药诸如此类的话。
总司也都是不甘心的闹著别扭说:我才不是病人。

──但愿如此 。


在池田屋吐出的那一口鲜血让总司自己都吃了一惊,不是病来得突然,而是余下的时间太紧。
不需要同情,
不需要怜悯。
该来得来了,如此而已。
所以微笑著告诉土方那不是自己的血,是别人的呛到喉咙里又吐出罢了。尽管土方将他收入怀中,低声责备他的谎言。


故事的结局早已注定:
──冲田总司,一代剑术天才,新撰组一番队队长,
会死。

只不过提前执行。

睡在土方身边,总司时常听到身旁的男子迷迷糊糊的梦话:总司,你又咳嗽了麽
然後收紧臂膀,似乎一松手就会离开,一去不回。
知道土方对自己的珍视,
可这个九岁握刀的天才已不堪一击。


有一次在夜里,总司一个人吹著晚风。
正感到一丝凉意,肩上就多了一件外衣。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於是起身准备回屋里,可又迟迟没有行动,只淡淡问一句:土方,你知道我的病情了麽

没有回答,或无法回答。

所以院里只有虫鸣。


[不是你的错,土方。]
少年回身,微笑的靠上男子的胸膛。
[不要责怪自己。]

月光照著两人,暗暗叹息。


那只後过了很久很久,
院子荒废,杂草丛生。
只剩晚风轻轻吹过无人的外廊,

一片寂静。


(终)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