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童话书(TF)

1.
“周助,我在打扫阁楼的时候找到了这个,很怀念吧?”姐姐把一本又破又旧的童话书拿给正在欣赏仙人球的弟弟。
接过来,稍稍回忆了一会儿──毕竟这是太遥远的事情。
“嗯。”最终也只是微笑著回应了一声,轻轻翻阅起来。
……童话啊。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咦咦,不二你在看什麽?!”好友猫咪蹦跳著来到身边,今天还是很有活力啊。
合上手里的书就立刻听到一阵惊叹:“童话!不会吧!!!”
“原来如此,不二提高学习成绩的秘诀在这里啊,嗯嗯,我又收集到了新资料。”乾迅速抽出资料簿。
“不是的,只是昨天姐姐从阁楼里找出来,所以今天向抽时间怀念一下。”
“嗯,我可以理解。”桃成点点头“我有的时候一看到汉堡店就会想起汉堡。”
“你那不叫怀念,白痴。”“说什麽,你这条万年臭脸蛇!!!”“想打架吗!!!”“谁怕你啊!!!”
……又开始了,那接下来就应该是……
“海堂、桃成,每人去跑20圈。”冷冷的声音果然随即响起。
刚刚还在吵架的两人马上冻结,乖乖完成指令。
“学长还差的远呢。”龙马一如往常的很拽。

手冢国王、龙马王子似乎已经是公认的存在,自己又是什麽呢?

“不二学长,你在想什麽?”龙马王子还真是敏锐。
“我只是在想……”
“嗯?”
“或许我会被杀死也说不一定。”微微一笑。
“啊啊啊啊!不二,你怎麽了?!遇上坏人了?!恐吓信?!绑架?!跟踪狂?!报警,快点报警!!!”大石吓得六神无主,扑上前来焦急的看著不二恶作剧的笑脸。

……嗯,这下连和蔼可亲的仙女也有了。
不二心里想。

“解释清楚。”国王下令,表情慎是恐怖。

……让他担心了?还是,让他生气了?
不论什麽,只要是其中一样都会开心。
可是,会麽?

“不二,你不要不说话啊。”河村也忍不住了。
“……我应该是魔女、女巫一类的吧。”不二突然说出一句不著边际的话。
“哈?”
“像我这样的角色,一般都是会被王子啦、国王啦杀死的不是吗?”
“你是在说童话?”
“对啊,不然你以为我会怎样?”
“拜托,吓死我们了。”大石虚脱。
“不二好过分!!”菊丸立刻跳过去扶住自己的拍档,不高兴的崛起嘴巴。
“抱歉”毫无歉意地道歉“对了,大石。”
惊魂未定的副部长虚弱的回答:“什麽?”
“你刚才说的‘我们’包括手冢麽?”睁开蔚蓝色的眼睛,认真的看著已经明显不开心的冰山。
“这、这个……”
……你要我怎麽答啊!大石心里碎碎念。

“够了,统统去给我跑圈!”手冢打破了僵局。
总算得救的大石立刻拉上菊丸冲到外面,其他人也紧跟其後。
“不二,”
刚刚要出去,却被不带温度的声音叫住。
“嗯?”依旧是完美的微笑著,回过头。
“你多跑10圈”
“好。”

……生气了。
这样想著,嘴角也不禁偷偷向上挑。

国王啊,你可知道……
巫婆为什麽会不择手段的得到幸福?
因为它如果再不抱著小小的希望努力,就会被遗忘了……
所以才会不择手段,
所以在故事的结局总是被处以极刑,
所以故事总是Happy End,
建立在死亡之上的,快乐结局。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我要以巫婆的身份得到Happy End!

──另一边──
“大石,你有没有发现不二的表情好恐怖啊。”
“桃成你小声点,要是被听到会死的很惨的。”
“这样啊,那还是不问的好……对了对了,怎麽你麽也要跑啊?”
“唉~~~说来话长……TT”

2.
“哥”
“……”
“哥!”
“嗯?裕太,怎麽了?”
不二把视线从窗外移回来,看到了满脸焦虑的弟弟。
“……”欲言又止的样子
“?”
“哥,你最近怪怪的──虽然你平常就不怎麽正常的老是笑,可是……”
“裕太,我让你担心了吧,抱歉。”
“我、我才没有!”
“呵呵。”看著弟弟不好意思地表情,也变得稍稍开心点了。

……果然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人。

“我没事的。”
留给弟弟一个完美的微笑,随手拿起一件外套走出门来。
──毕竟已经是秋天。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不知不觉地散步,最後竟来到了那人的家门前。
……国王的城堡。
按下门铃,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找谁?”
“手冢,你要是用这种声音跟陌生人打招呼会把人吓跑的。”
“……”
哢哒,门开了。
走进门去,是极为日式的传统庭院,很漂亮。
很适合眼前的这个男子的风格──优雅而严谨。
“找我什麽事。”
“没事,只是迷路而已。”
“……”
“……”
“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你是不是有什麽企图?”手冢明显的察觉到不二今天的感觉不太对劲。
保持万年不变的101号笑脸,说:“你多心了。”

客厅里,二人相对而座。
手中的茶叶散发著淡淡的清香。
都没有说什麽,
或者是,都没有想说的话题。
直到手冢的电话响了,他起身出去接。
留不二一个人在客厅里。

不二独自走下庭院,细细的观赏。
造型优美的松树,修剪整齐的草坪,还有养著漂亮鲤鱼的观赏池塘。
蹲在以石头圈成的池塘边,陷入了沈思。

果然,是喜欢。
看到他心里就觉得幸福了,
可是,并不满足,
渴望更多更多。
欲望、贪念──魔女的毒药。
所以人鱼最终化为泡沫,
十分愚蠢的做法。
可若是自己,也会这麽做吧。
必须让王子先爱上自己,
这样,就算舍弃鱼尾也值了。

“不二!”
伸向池塘的纤细手臂被紧紧握住拉了回来,失去平衡的身体向後倒进宽大的怀中。
侧过头,与对方的视线相交──
担心和疑惑的神情居然也会出现这个男人的脸上。
“放心,我不是想吃鱼,只是想摸摸鱼尾巴。”
“你差点掉下去。”
感觉到手臂上的力道又加重了,於是将自己还自由的那只手轻轻复上他的紧紧抓握的手。
“抱歉。”
带著真心诚意地歉意,嘴唇轻轻吻上他的。
并不像外表那样冰冷,是柔软而温热的触感。
让人安心的味道,一直都想品尝的味道,
仅仅是这样还不够,
希望有更浓郁的感觉。

“你在做什麽。”身子被拉开,手冢微怒的瞪著不二。
“kiss”意犹未尽的,用手指抚摸著唇瓣微笑著看著对方。
“不许再这样恶作剧。”命令一样,手冢回过身走进屋里。
看著冰山国王赤红的耳根,不二挑起嘴角小声地说:“不要。”

魔女开始行动了。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裕太,咱们家有钓鱼竿吗?”
“我记得爸爸好像有一套,怎麽?”
“没什麽,想钓鱼而已。”
“…………”

3.
秋高气爽,
青学网球部正选队员除有事在身的河村以外全部到齐,
──在钓鱼台。
“为什麽,我们非要来这里不可呢~~~~”菊丸背著沈重的钓具,不停的跟身旁的大石抱怨。
要问起缘由,
那得从这个周五说起……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练习完网球,已经是傍晚。
大家一如往常的一边换衣服一边说笑著。
不二收拾完东西,抬头问:“大家周日都有空麽?”
结果除了河村要帮忙顾店以外,所有的人都是没有安排的状态。
“这样啊……”不二露出恶魔微笑“一起去钓鱼,如何?”
“这个提议不错,”乾首先站出来赞同“可以提升臂力与反应能力,而且判断力也可以好好训练,应该能收集不少有用信息。”
“反正也没事可做。”龙马压压帽子,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我不太想……唔……”话刚说到一半的菊丸被大石捂住嘴巴。
“我和菊丸都会去的。”大石刚刚感应到了一股杀气,本能的保护了菊丸。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因为神经大条的桃成立刻应验他的猜想……
“我不喜欢钓鱼,还是在家里比较舒服些。”他没有注意到那个明显的杀气。
“是麽……?”不二笑著问。
“是、是啊”怎麽突然觉得有种压迫感?
“真的不去?”小熊逼近。
“啊……这个……”
“不後悔?”
“……我、我去。”
“就是嘛,我就知道你很想去。”
──恶魔啊啊啊啊!!!!
桃成心里大叫。
“那……”目光转向海棠“你呢?”
“……去。”
这种情况如果说一个“不”字就会被生吞活剥吧。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手冢你也会来是麽。”
不二回过身,看著自始至终保持沈默的部长。
“嗯。”手冢很喜欢钓鱼,所以就答应了。
於是……

───回到钓鱼台场景───

大家决定分组战,两人一组,最後看谁钓的鱼更多。
A组:大石、菊丸
B组:桃成、越前
C组:乾、海棠
D组:手冢、不二

A组的情况:
“大石,你看你看,好多鱼!”猫咪兴奋中……
“啊啊啊啊~~~~那条好肥!看起来好好吃!”猫咪继续兴奋中……
“哇哇!!!它们要咬饵了!!!哎?!怎麽都跑了?!!!”猫咪疑惑中……
“英二,你太吵了……安静点……”大石平静的回答。
“嗯,对不起。”菊丸挠挠头,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我会安静的……啊啊啊啊啊~~~又要咬饵了!!!你看你快看!!!!”
──总而言之,是完全不可能胜利的一组。

B组的情况:
“哎呀,又让鱼跑了。”桃成失望的重新甩竿。
“哼~~~学长还差得远呢~~~~”龙马还是老样子。
“说什麽!你还不是一条也没钓上来!”
“那也比你强。”
“那我们比一比,怎麽样?!”
“好啊,谁怕谁。”
──就这样,私自展开决斗的二人完全燃烧了斗志。

C组的情况:
“只要把这个……”乾神秘的从钓箱里拿出一小瓶紫褐色液体“倒进水里的话,我们就赢定了。”
说著,毫不犹豫的打开瓶盖。
“住手啊啊啊啊!”海棠拼死制止中……
──内部矛盾严重的一组。

D组的的情况:
“手冢,你很厉害嘛,看来我们这一组会赢呢。”
悠闲的握著钓竿,不二与身边的男子静静的交谈。
“嗯。”还是这麽干脆利落的回应,或许应该说他惜字如金。
看著桶里游动的几条鱼,吹著微凉却很舒适的风,身边男子的气息……
不二突然觉得钓鱼这项本来应该很乏味的运动似乎也是不错的。

“真好的天气呢。”
“嗯。”
“…………”
“…………”
“手冢,”
“……什麽?”
“我可以在你背上靠一会儿吗?”
原本注视著湖面的他转过身来,隔著镜片的眼睛似乎在问:“为什麽?”
不二微笑著回答:“湖面太耀眼了。”
“………可以。”
原本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但意外的答案让不二稍稍震惊了一会儿,
然後,轻轻的将脸颊贴在手冢的背上,偷偷的蹭了蹭,
闭上眼睛,
就这样静静的享受著。

神灯的精灵,
千百年都在期待那个触摸旧油灯的人,
暂时获得自由的喜悦,长时间孤独的痛苦,对主人的忠诚与期待……
那个故事的作者并没有描写,
但并不是不可以理解。
不二靠在手冢的背上,
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关在小小油灯中的精灵,手冢就是那个拿著油灯的人,
那麽就算他一生也不曾摩擦过油灯,
但只要被他握在手里,
能透过油灯感觉到他的存在,
也就满意了。

不自觉地露出幸福的微笑,不二在这个结实的背部偷偷落下一个吻,
轻轻诉说:我爱你。

“不二,”
“啊?”突如其来的声音稍稍吓到了不二。
“…………你弄得我的背,很痒”手冢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抱歉,那我会尽量不动的。”

……他发现了吧,我的吻。
既然没有责备、没有警告,
那就是默认。

应该可以进行下一个计划了吧,
──为了巫婆的Happy End。

4.
9月,
总是令人期待。
­──学园祭,
这个能满足桃成食欲的快乐节日,
来临了。
而天才,
不二周助的“魔女Happy End”计划同时启动……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哎?这次网球部要演童话剧啊。”同学A惊叹。
“据说还是不二学长亲自提出的要求呢。”同学B说。
“而且还演《睡美人》哩!”同学B接著说。
“角色怎麽分配的?”同学C问。
同学D沈默了一会儿,缓缓从背後拿出一张纸。
上面给出了答案:
……………………
沈睡的公主:菊丸英二
国王:乾 贞治
王後:海堂 薰
仙女:大石秀一郎
指路的老头:河村 隆
侍卫/侍女/仆人/厨师:桃城 武
王子:手冢国光
恶龙:越前龙马
巫婆:不二周助

……………………
真不知道是该高兴的欢呼,
还是该,
恐惧的尖叫。
同学ABCD一片沈默……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什麽啊啊啊,我不要演那个被纺纱针刺死的花瓶公主啦!”网球部休息室里传出菊丸的喊声。
“我也不想演什麽拿著魔棒挥来挥去的仙女啊……”大石瀑布泪。
“不错了,你们起码还是主角!我可是一人演四个NPC!我说什麽了!!!”桃成激动中。
“桃成学长你还差得远呢,我演的根本就不是人类,也没有多沮丧阿。”龙马压低了帽子,明显的很沮丧。
“我很满意,恩。”乾点点头。
“…………”河村不知该说什麽。
“…………”手冢心情很复杂。
“………………”海棠打击地说不出话来。
“……”不二微微上扬了嘴角,阴谋得逞了。

────放学後────

“不二,你最近的训练成绩不太好。”
被单独留在休息室训话,乖宝宝不二还是第一次。
“然後?”小熊从储物箱里拿出运动包。
“你到底出了什麽事?”手冢的语气与其说是询问,还不如说是逼问。
不二轻轻的笑笑,漫不经心的回答说:“秘密。”
“!”的一声,手冢按上背後的储物箱,把不二就这样困在小小的空间里,
他,与墙壁形成的空间,
逼近的寂静压迫感,
────手冢真的生气了。
“回答!”雪水一样冰冷的怒气,从语言中流出。
“这是……命令?”睁开天空色的眸子,对上他的目光。
“……”没有回答。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锺……
“……手冢,”纤细的手指,轻轻抬起“你喜欢童话麽?”
顺著男子的脸颊滑下,落在那个因为生气而紧闭的唇上。
手冢对他的举动疑惑不解,
不二的眉紧紧地皱著,
────这麽近的距离,却得不到你的爱。
所以自嘲一样弯起嘴角,表情让人怜悯悲哀。
气氛开始变得暧昧不清了……

纤细的手,
滑到脖颈,环向後背。
手冢看著俊秀的脸缓缓靠近,
然後错过嘴唇,
贴在肩上。

…………他哭了麽。
一时间,
手冢国光这样想。

“我……”
不二优雅的声音在寂静的屋里回荡,
有些寂寞彷徨,
“我……最讨厌童话了。”
抱紧了结实的肩膀,不二平静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手冢没有回应,
只是将自己的手抚上他柔软的头发,
好像渐渐明白了什麽。

王子没有认出身穿破衣的姑娘,
直到,
水晶鞋套上那只纤小的脚,
他才发现,
真爱的人一直都在身旁……


5.
深深的叹一口气,
手冢国光放下球拍,
把目光转向椅子上的剧本。
──《灰姑娘》,
这个从幼稚园就不感兴趣的故事现在却深深困扰著他。
其实王子的台词并不算多,
可是,
总有些不妥……
比如,不二周助。
这个会微笑的名字渐渐开始占据手冢的世界,
像毒药,甜蜜而炙热的慢性毒药,
一点一点的侵蚀,
冰山的一角……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神、神啊,请赐我一个……一个……孩子……吧……”
海堂不管念多少遍,还是不能流利的说出王後的台词。
──即便是这样公演还是照常进行。
不二周助身著漆黑的长袍和基本上盖住脸的斗篷,
在後台静静的看著故事的发展,
就像故事中的巫婆一样,
嘴角带著不温不火的笑,
他望著身著华丽王子服装的手冢,
一个单色,一个绚丽;
鲜明的对比。
一个即将被杀,一个即将杀人;
故事的结局,
据说皆大欢喜。

“不二,该你上场了。”手冢淡淡地提醒。
“好。”只是点一点头,转身离去。
聚光灯照著单色身影,
苍白的脸颊,
嘲弄的笑容。

全场一片安静。

“你们忘记邀请我了。”
用不属於这个角色的温柔声线说著,不二抬起头来。
却充满魄力;
惊慌、恐惧、不安,
死神的脚步,
缓缓靠近的感觉……
所有人都被不二的表现震慑,
仿佛故事里的一样,
充满威胁。

“……哎、哎呀,快多准备一个盘子去。”最先回过神来的是饰演国王的乾,
他赶忙抬抬快要滑落的眼镜,接下台词。
佣人桃城武急忙行动,
一时停止的话剧再次开始。

但是,巫婆已经下定决心。
──“公主会被纺纱针刺死。”
恶毒的诅咒,
轻而易举的脱口而出,
像开玩笑一样,
宣布一个生命的死亡。
不二淡笑著退场,
留下慌乱的大石仙子,去解决难题。

“我演得如何?”走到手冢的身边,不二摘下宽大的斗篷。
“………………很像。”
“谢谢。”
“那麽,下面该你了,王子。”
“……………………”

一百年以後,
公主依然沈睡著,
等待著王子的吻。

手冢来到高塔的下面,被龙挡住了去路。
“……………………”
手冢看著比自己还要矮小的龙马套著龙宝宝的演出服挡在自己前面相当无言。
“王子你还差的远呢。”
虽然这样说,但最後龙马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打败,
拖著长长的龙尾巴走回後台。

手冢踏上高塔的台阶,
完成这个故事的最後一幕,
…… …… ……
“手冢王子,你终於来了。”
不二作为最终Boos登场,完全没有剧本中要求的那样狼狈。
手冢冷静的抽出腰里的长剑,指向那洁白的喉咙。
“受死吧,巫婆。”这句台词,不知为何练习了好久才能说的出口。
那斗篷下的脸露了出来,绽开一朵绝美的豔丽微笑。
“你不会杀我的。”
原本没有的对白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包括冰山王子。
“………………理由。”
沈默许久,说出两字。
“因为,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
让一切静止。

………… ………… …………

───────没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手冢,今天表现不错呢,我居然都没有把你难倒”
放学路上,不二走在前面开心的说著。
舞台剧还是顺利的结束了,
大家都把不二的突然表白当成了特意安排的小插曲,
被手冢掩饰了过去。

“不二”
“嗯?”
“你是认真的吗。”
不二当然知道手冢指的是什麽,
但是没有回答,
只是侧过头来淡淡的弯起嘴角
“你说呢?”
接著,走到冰山国王的跟前,
仰起头,
将嘴唇贴上,
手冢并没有躲闪。
於是,伸出柔软的舌沿著他嘴唇的轮廓移动,
张开媚色的眼睛。

身子突然被拉开,
“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
冰冷的声音传到耳边。
…………威胁麽?
不理会锐利的眼神,
不二拨开挡住视线的头发,开心的回答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