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果山上的国王(塞夏)

神呐,请你告诉我。
即便是你也会产生对人类的感情麽?
神呐,请你回答我。
那样脆弱的生命为何会有致命的诱惑?
神呐,如果恶魔为了感情而动容,
你,可以宽恕麽?
(万能无上的主、我们的创世之神,
请你记住并不是所有的问题你都可以回答;
也并不是所有的罪过都需要你的宽恕……阿门!)

夏尔.凡登海布吃著刚刚考出来的新鲜蛋糕,专心致志的看著手里的报纸。
赛巴斯则是忙著在厨房制作丰盛的晚餐,并随时准备为其余三个笨仆人闯下的祸善後。
平静的一天在夕阳西下的温暖光芒里即将宣告结束,赛巴斯把略长的头发挽到耳後感叹著要是每天都这样该多好,恶魔管家说到底也是会累的──不管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
时间一点一滴似乎可以听到般的寂静……

[夏尔!我来找你玩啦!]

大厅里突然传出的吵闹声让赛巴斯立刻把这即将结束的美好一天的感叹忘到了脑後。
他常常觉得人类非常难以理解,比如家里的佣人思考模式似乎都是外星人等级、比如主人的偶尔的小孩子气……再比如主人的未婚妻爱莉莎贝尔小姐不可思议的行为准则和审美能力等等,尤其是最後对一点赛巴斯非常的头痛。但不管什麽情况赛巴斯还是保持著标准的微笑急忙去迎接这个搞突然袭击的小淑女,并一边走一边祈祷著这次她可千万别再带什麽“可爱的”礼物送给自己。
来到大厅时发现主人已经先到了,他的脸上也是一副“她为什麽会来啊?!”的惊异表情。
[真的非常想念你呢夏尔!]
完全不顾对方的惊讶爱莉莎贝尔猛扑到还没反应过来的小伯爵脖子上。
[爱莉莎你怎麽过来啦?]
夏尔微微推开自己犹如森林巨蟒的未婚妻一脸的憔悴。
[因为因为啊,爱莉莎最近买到一本新书,想要我的王子读给人家听。]
[啊?]
夏尔接过爱莉莎递过来得书本,它包装非常精美而且还很有重量。木质的封面包著绚丽色彩的图画上面画著花花绿绿的好像是糖果,而坐在糖果山上的是一个带著王冠的男子,最上面是书名──《糖果山上的国王》。
[这个?]
[对阿,所以爱莉莎今天跟姑姑说要好要住在这里听你读故事睡觉。]
[哈?!]
夏尔从很早之前就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未婚妻的思维,然而今天更是有了深刻的体会。
[既然这样,我会为您准备周到。]
一直在後面保持沈默的赛巴斯开口为主人解围,
[不过想必您一定饿了吧,那麽先请您到餐厅用餐吧。]
他必恭必敬的带著又蹦又跳的小小姐和主人走进餐厅,心里想今晚大概有好戏看了吧。
…………

晚餐过後,爱莉莎贝尔小姐就吵著要休息。
於是夏尔只好陪在她身边,为这个一脸期待的小公主朗读那本只看封面就倒尽胃口的童话故事书。
……而赛巴斯则是默默的站在主人身後为他掌灯。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夏尔真的很讨厌这个千篇一律的开始。
[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坐落在糖果山上的国家,统治著那里的是糖果国王和糖果王後以及他们的女儿。]
……真的确定要我读下去麽,
小伯爵不确定看完这个故事自己的智商能够保持正常值。
[糖果国王统治著糖果的世界,他的子民都生活的很甜蜜,但是国王却一直有一个苦恼。]
[有一天,糖果国王问他的大臣们:你们说什麽才是真正甜蜜的味道?]
[白糖大臣说:是早上刚刚烤好的蜂蜜蛋糕。]
[红糖大臣说:是夜里热腾腾的美味红茶。]
[水果糖大臣说:是熟透的果实榨出的新鲜果汁。]
[然而国王每次听完都摇著头说:不,你们说的这些都不够甜。]
夏尔叹了一口气抬头望著赛巴斯,
赛巴斯则用一个微笑催促他的主人继续念下去,让淑女等待可是很不理貌的。
[於是,]
夏尔接著念。
[国王发布了一道命令:只要是能找到最甜蜜的味道,就可以得到赏赐。]
[全国的糖果都行动了起来,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找到的东西最甜蜜。]
[可是每次国王尝过之後都会摇著头说:不,你们说的这些都不够甜。]
[最後渐渐的,没有人再来给国王品尝自己认为甜蜜的东西。]
[国王为此非常苦恼,最後身体也渐渐的变得虚弱,直到有一天他终於卧床不起。]
[王後看了很著急,所以她端著一碗褐色的汤药喂给虚弱的国王吃。]
[“啊,好甜啊!”国王只吃了一口就精神百倍,因为这是他想要的最甜蜜的东西。]
[“这是什麽?”他急忙问王後,王後却说“快喝吧,喝下去你就会好了。”]
夏尔再次停下来,他为这个长而无味的故事而感到一点厌倦。
[第二天,国王就完全康复了。他很高兴,所以就召开了一个盛大的舞会来庆祝。]
[舞会来了很多人,这时候国王却发现一件事……]
[我们的女儿呢?她为什麽不来参加舞会?国王问王後。]
[王後哭著回答:她已经被你吃掉了呀!]

完结了,
故事出乎意料的残忍。

夏尔看著哭的一塌糊涂的未婚妻默默的为她擦干眼泪,然而他自己却也莫名其妙的感到悲伤。
哄睡了任性的未婚妻,夏尔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豪华的落地锺指示著时间是晚上8:00。
[觉得不开心麽?]
赛巴斯脱去主人的衣衫,为他换上舒适的睡袍。
[读了那样的故事怎麽会觉得开心。]
夏尔垂著眼睛无精打采。
[为那结局而伤心还是为那国王的愚昧?]
[都不是。]
[那是什麽?]
赛巴斯将被子拉上主人的脖颈,然後给他拨开挡在眼前的柔顺红发。
[我是为了公主死的不值得而感到惋惜。]
[会吗?]
[因为直到最後他的父亲都没有察觉到那是她女儿的心意。]
[可是我觉得,]能干的管家执起床头的烛台,
[只要是能为最重要的人死去值不值得并不重要。]

夏尔撇著眼睛捉弄般的笑。
[如果是你,你愿意为谁?]
赛巴斯微微压低身子靠近主人的耳旁,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美丽的嘴唇弯成完美的弧度。


──[您说呢,我的主人?]
I am willing to melt immediately for you。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