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神垂怜(塞夏)

窗外阴冷的风在吹,貌似就要飘落下雪来。
夏尔•法多姆海恩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翻阅著手中书本,炉火偶尔劈啪作响提醒著这是冬日里不可多得的一点温暖。桌上放置著蜜色的绘制有精美花纹的茶杯里永远都满著热腾腾的红茶,一边配套的盘子里还有未吃完的巧克力甜点……现在是一个有些过於安静的时刻。

[赛巴斯,]小小伯爵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书本[我有些无聊。]
[那麽主人,您要听钢琴曲吗?]
一边身著燕尾服的男子微微倾下身子,用不温不火不卑不亢的微笑询问。
夏尔侧过头来,看著他映著炉火的面容下达了简单的命令:
[随意来一曲,]他挑起孩子般俏皮的笑[你总是知道我的需要。]
[好的。]
赛巴斯走至钢琴前轻触琴键,一首悠扬飘逸的曲子顿时流泻出来。外面的天空开始飘落大学,一点一点吞噬这个有些吵闹的世界,只有在这个房间里它的冰冷却无法侵入进来。一曲弹罢,夏尔合上书,称赞式的鼓起掌来。
[不错嘛]他的声音变得愉悦[这首《求神垂怜》*果然适合你来弹奏。]
赛巴斯站起身给了主人一个暧昧的笑容。
[但是,神是不会垂怜於你……还有我。]
[没关系。]忠实的仆人转身执起茶壶为主人的茶杯里注入热茶。
[我们不需要他的怜悯。]
[说的对呢。]
夏尔这样应答著管家的话语,他已经尝够了神明所谓的不公平命运。他不再信任那些有著至高神圣的存在,他选择了恶魔的契约。神不会公平对待他的子民,不会做管家,不会泡红茶更不会做可口的甜点……要他做什麽。
[主人,今天中午外出参观流浪宠物收留所的活动要取消麽?]
赛巴斯打断了夏尔的沈思,外面的大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不,还是要去的。]
[好的。]
[…………喂。]
[恩?您还有什麽吩咐?]
[今天你很高兴的样子。]
[您多心了吧。]
赛巴斯眯起眼睛笑得优雅而和善,分明是开心的表情。
看的夏尔不明所以的在心底疑问著这个从异世界招收的管家今天到底那里不对头。
罢了,他是恶魔没错,但是他更是自己忠实的管家。
对於这一点,夏尔还是很自豪并满意的。

来到流浪宠物收容所之後这个疑问马上就得到了解答……
夏尔在一边看著满脸幸福的赛巴斯跟一群小猫嬉戏的样子真是不知道要怎样反应才好,
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麽喜欢。
[很高兴吗?]
夏尔抱著一只黑色的小猫靠近赛巴斯。
[恩,]他抚摸著一只红色小猫的脑袋[人间有这样可爱的动物真是厉害。]
[……“厉害”的方向好像很微妙呢。]
夏尔看著难得显露出人性表情的仆人,脸上也不知觉的挂了微笑。
……
…………
夜晚来到教堂的时候雪依然未停,地上已经有很厚的积雪。
这里是贵族们偶尔聚集一次的祷告场所。
坐在位子上的夏尔百无聊赖的听著神父的赞美词,随後唱诗班用空灵的声音伴随著钢琴的弹奏吟唱著那首今天早上才听过的《求神垂怜》。
小伯爵侧过头跟一边的赛巴斯耳语:
[他们弹的不如你。]
赛巴斯微垂眼帘,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微笑著。
[那是因为他们的神明太遥远,而我则会一直伴随您左右。]
[可我不是神明。]夏尔自嘲的撇了他一眼。
[但我是您的管家。]
赛巴斯微微一笑,伸手抚上主人的红发。
[别动,上面有还未融化的雪花。]
听著他舒适的声线,夏尔觉得自己好像可以理解小猫的感受,

──这种想要独占的温暖在冬日是何等的难得啊。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