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红茶(塞夏)

塞巴斯随意而愉快的打点著手中的甜点,
然後沏上一壶散发著诱人香味热腾腾红茶,
一切完美的早晨。

他习惯性的拉拉手套,整整衣装。然後在数秒後果然听到主人召唤他的铃声,於是端起盛满精致甜点和香醇红茶的托盘稳重而迅速的到达了那个刚刚起床的小主人身边。大而华丽的红木床上夏尔还打著哈欠,他漫不经心的听著塞巴斯详略得当的早餐解说,一边伸手配合萨巴斯为他穿衣的动作。
[主人,今天的课程是希腊语和舞蹈。]
[等下,我怎麽不记得有舞蹈。]
[您上次与爱丽莎贝尔小姐跳舞的步调明显还不成熟,以防万一由我再来为您巩固一下。]
[我拒绝。]
[主人,难道你想在舞会另您的舞伴难堪麽。]
[就算要学,]夏尔戴上那枚对於他有重要意义的戒指[就算要学,也不要你来教。]
[请给我理由,主人。]
[……你比我高。]
塞巴斯熟练的将眼罩戴上他主人小小的脑袋,然後露出了最平常的亲切微笑:
──[理由不成立。]
……
………………
舞蹈安排在晚饭後,所以中午的安排非常轻松,
只是到街上随便看看而已。
手握拐杖身著披风的夏尔用往常一样冷淡的目光看著街上的行人,身後跟著笑眯眯的塞巴斯。一路走过去,尽是些无聊至极的事物,真想不通这个世界还有什麽值得开心的理由。夏尔的眼睛一瞬间失去光泽,他看著手指上的戒指被突然而来的不知所措袭击。
[为何停下脚步,主人?]
[不,没什麽。]
继续柱著特别订制的小拐杖向前迈步,身後的塞巴斯像是看穿了他心事一般挑著嘴角轻笑,偶尔路过的几名小姐顿时为这不明的笑容迷失了心智。走到广场的时候却发现格外热闹,男女老少都集中在这里,议论著什麽。广场中间的搭起了一个像是祭坛一样的东西,中间的大柱子上绑著一个昏迷的女子。传道的教士大声宣读著:对这个用恶魔来迷惑人们心智的魔女处以火刑。
夏尔微微带了嘲弄的表情望著塞巴斯,塞巴斯低头看著自己的主人。
[恶魔。]
夏尔清晰的突出两个字,但他看到自己那身著燕尾服的仆从笑得一如往常的愉悦。
[您过奖了,我只不过是法多姆海恩家的管家而已。]
语必,不忘礼貌的欠一欠身。
这时火焰冲天,一阵令人作呕的味道和凄惨的悲鸣笼罩著广场。夏尔望著那跃动的火焰感受著燃烧的温度轻声地低喃著:[好温暖……]但却下意识的裹紧了披风,贴心的塞巴斯小声地在他耳边建议说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会为主人你沏上最好的红茶……
恶魔最拿手的,就是在人脆弱的时候荧惑人心。

依然是香醇的红茶,
晚饭过後品尝甜点的夏尔对萨巴斯亲手制作的冰淇淋非常满意。品一口红茶,侧头向一边的塞巴斯说:
[你总是知道我喜欢放多少砂糖呢。]
[当然,身为管家这点事还是要懂得的。]
──依然是这样的回答。
[毒药。]
放下杯子,夏尔对这被红茶做出了简略的评价。
[不合您的口味麽?]
那也不至於做出“毒药”这麽离谱的评价吧……
[不是说“苦口良药麽”,那麽这杯一定是毒药。]
夏尔用恶作剧的表情抬眼直视著塞巴斯。
[或许吧。]塞巴斯低头微笑[那麽我马上给主人换一杯苦一点的饮品。]
[不用了。]
[这怎麽行,毒药喝多了对您身体可不好]
[你给我住手……我宁愿被毒药甜死也不要被良药苦死。]
语必,夏尔将红茶一饮而尽。
萨巴斯想要收回茶杯的手停在空中,然後眯起眼睛淡然而愉悦的询问:
[那麽,还要再来一杯麽?]
夏尔理所当然的点了头。

就算是毒药又怎样?
反正我,注定会死去。
若因这毒药红茶而去或许会更幸福些……
夏尔沈思著夹起两块砂糖丢入本来就很甜的红茶中,
然後溶化了。


晚饭後稍作休息,便是非常讨厌的舞蹈课。
夏尔•法多姆海恩用一张充满很厌恶表情的脸对著正伸手邀他跳舞的塞巴斯查恩•米卡利斯。然後极为不情愿的伸手答应了他的邀约。
[你很乐在其中嘛。]
[当然,能见证主人您的成长是最令人开心的事。]
[……]
[主人,您可否不要踩我的脚呢?]
[只要你变得比我矮。]
[这个请求请恕我无法达成。]
[……]
[主人,那麽……请你轻一点踩吧。]
不知道为什麽,手扶在他漆黑的燕尾服上,跳著完全不合拍得舞蹈,这麽一点也不优雅的旋转著却非常开心。面前的萨巴斯面孔难得的扭曲著,那种努力保持微笑又忍不住皱著眉头咧嘴的表情让夏尔不知不绝更加重了踩脚的力道。
[主人,我们明天继续吧。]
[好的。]
塞巴斯的鞋子已经不能称之为鞋子,可想而知他遭受的痛苦。於是夏尔“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可怜的忠犬。随即开始打哈欠的主人吩咐说要睡了,於是萨巴斯立刻开始准备。熟悉完,爬上柔软舒适的大床,脱去繁琐的衣物换上丝绸质地的睡衣。塞巴斯为主人盖上温暖的被子,然後拿起床头的蜡烛台,微微眯著眼睛盯著侧身躺在窝里的主人。
[看什麽?]
[不,没什麽。]
[…………你去哪?]
[您要休息了不是麽,我当然要离开。]
[我不是说过,在我睡著之前不许离开。]
[抱歉,]毫无歉意的道歉[那麽,请主人你再次命令我吧。]
[我命令你留下。]
霸道而不可违抗的口气,他右眼中的诡异图案显得如此美丽。萨巴斯从新转过身,然後站在夏尔的身边,看著他的气息渐渐平稳。嘴角又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起来,没错,就是喜欢他只在自己面前软弱的模样……恶魔是贪婪的,要当心他不再,满足於这个只是陪在身边看他入睡的请求。
萨巴斯慢慢踱步打算离开这个被睡魔笼罩的房间,
就在他的手即将触到门的时候,猛然听到身後传来轻轻的呢喃:
[红茶……]

萨巴斯回眸看了看窝在被子中的主人,
轻轻回话:
[放心吧,主人。我永远都会在您需要的时候为您呈上最甜美的毒药……]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