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露中】新◎短打50则(慢慢更新)

这个星期的份终于更新完毕~
可把我累死了,不过几乎天天都在写的状态的确挺好玩的。
百合组制作完成,
写的可罗嗦啦…………(捂头


4.18更新到25~

1. 抹煞(独普)
黑暗的房间里不时传来锁链摩擦的声音,
一只苍白的手抬起来,握住了唯一撒入阳光的小小窗口的铁栏。
『醒了吗。』
寒风从窗口飘进来,普悯浑身颤抖了一下,
这个戴着围巾的高大男子总是在他恢复意识的时候走进牢房。
『…………』
『就算是回去,你也不再是你了哟~』
他笑起来的时候恐怕连冰雪都会恐惧,普悯没有松开握着铁栏的手,
他奢望自己的体温可以融化冰冷的牢狱。
『做哥哥真的要到如此地步?』
『哼……』
『你是否想过自己会因此消失?』
喉咙发干,有股血腥味从干裂的嘴角传入口中,
他同样向他抛出一个问题:
『你又是否曾经不惜抹煞自己去爱一个人?』
双方最后都未能回答。

2. 火柴(露中)
『这可是我家最后一根了啊鲁。』
『没关系的,其实我们去外边看月亮也挺有情调的嘛。』
『情调你个球啊鲁!大冷天的看什么月亮!』
『可是我觉得已经很暖和了呀,如果耀君怕冷的话就钻到我的大衣里来吧!』
『不许解扣子啊鲁!乖乖的闭上嘴啊鲁!这次要是再吹灭我今天晚上就得抹黑啦啊露!』
随后,安静得房间里发出了擦火柴的声音。
小小的火光映照着两人的脸庞,耀君慢慢的把火焰移到蜡烛上,顿时房间也开始变得亮堂起来。但在下一秒,刚刚燃起的光明被一阵人为的微风毫不留情的熄灭了。
『露西亚你给我去死啊鲁!都说了这是最后一根啊鲁!!!』
『我知道啊~』
黑暗中一只手轻轻抓住了王耀的手臂。
『所以,我们去看月亮吧!』
被拉着往门外走的王耀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他钻进伊万的大衣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大混蛋。』

3. 品茶(亚细亚)
花茶的清香从古香古色的窗口飘出让本田菊恍惚间仿佛回到过去,
他伸手敲敲有些年头的木门,来应门的是自己的哥哥。
『哥……』
『来啦,今天的茶很不错哟~』
王耀的唐装上也散发着好闻的茉莉花香味,不管看多少次都会感叹这个男子是如此精致,而自己在他洁白的背脊上留下了永远去不掉的丑陋伤疤。大哥的脸上挂着温暖的笑容,他总是毫不保留的对自己照顾的小孩倾注关爱,被这笑容感染的小菊也露出了微笑。进入屋中发现勇洙已经来了正在美美的品着茉莉花茶。看到自己,那个总是调皮的小子挥着手打招呼,本田菊向他微微点了点头之后也坐在了桌旁,王耀则是忙着给弟弟们沏茶。
『很久没有这样一起喝茶了……』
『嗯。』『对呀。』
『哥哥有什么的愿望吗?』
说起来从来没有问过,大哥应该有很多愿望吧,比如向自己复仇吗或是让勇洙变得懂事。本田菊看着王耀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中好似疲累又好似幸福的叹了口气:
『我只是希望能跟弟弟们在一起,好好品一杯上好的花茶。』

我们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4. 小红帽(法英)
『哼哼哼,你好啊!小红帽。』
『红帽啥啊你这个裸体叔叔站在路中央当心被抓走。』
『哥哥我觉得今天戴着红色帽子的你真是很可爱呢!』
『所以就冲出来冒充大野狼吗。』
『吃掉你哟,粗眉毛的小红帽~』
『没关系,』
亚瑟笑着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
『我会像童话里那样剖开你的肚子。』

5. 红茶(米英)
『今天怎么有空来?』
『HERO偶尔也会很闲嘛。』
『肯定又是汉堡吃多了把大脑都塞满了吧!给,咖啡。』
『……我想喝红茶。』
『你不是讨厌红茶吗?』
『对,我讨厌的不得了。』
『那你还喝!』
『因为是你泡的啊。』
『你……哼,看、看在你这么想喝的份上我就勉强给你泡一杯吧。』
『嗯,可是你做的点心就不必了哦~』
『少说这句你会死啊!!』
『肯定的吧!』

6.火车站
『嗯……好累。』
伊万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深深的皱起眉毛,一旁的王耀端来刚泡好的茶水。
『虽然见到小耀很高兴,但是旅途真的很辛苦呐。』
饮着茶的伊万还是忍不住抱怨。
『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耀君~建火车站嘛。』
『别粘过来!』
王耀推开伊万贴上来的脸。
『我也有考虑建造……但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啊。』
『没关系,我可以等!』
于是几个月过去,当伊万收到请柬来到新建成的火车时吃惊不已。
『耀,你太厉害啦!』
『当然咯,不过……可不是为了你呐。』
『可是,这个建筑风格不是典型的我家的风格嘛!』
『说什么啊,上面的角亭可是完全的俺家元素!』
『……耀,你是想表达愿意于我合并的意思吗?』
『不要曲解!我才没有呢!』
『你脸红了~』
『给我滚回家去!』

*注:首都火车站是典型的俄/罗/斯建筑风格,但是也加入了诸多中/国元素。这里的小耀是想要表达“想让你有回家一样的感觉”这样的体贴着伊万呐,处于蜜月期的人果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7.转生
濒死的时候也没有将目光移开过,
直直的,盯着他。
『……为什么不救我。』
(明明最困难的时候后,只有我向你伸出了手的。)
远处的王耀一动不动,他的表情很模糊看不太清,
面对已经濒死的伊万,丝毫没有动作。
(如果转世的话,要恨着你,背叛者!)
这样诅咒着,无力的将双眼闭上。
——1991年苏/联解体,此后作为俄/罗/斯重生——
『你好,初次见面,我是王耀。』
面对伸过来的手,伊万有些犹豫。
『你好。』
但他最终还是握住了。
(果然对于他的见死不救,还是充满了恨意。)
伊万心里这么想着,抬头却发现他在流泪。
『……为什么要哭?』
『是啊,为什么呢。』
王耀伸出另一只手,
摸着伊万的脸颊,伊万才惊觉自己也是一样的。
『你也是这样吗……』
伊万低声自语着。

——你也是这样,无论多么恨,也无法抹去原先的爱吗?

8.时光流逝(露中?)
两人在闲暇的下午无聊的品尝着茶点。
『耀君,世间的变迁真的很快啊。』
伊万拖着下巴,眯着眼睛望向灿烂的春光。
『对阿,我们的时间不都是用百年来计算。』
耀君点点头。
『你可知道,百年可以灭亡一个国家?』
伊万的目光撇着王耀,有一点点威胁。
『那你又是否知道,有一个国家历经千年依然强大?』
而王耀只是回报了一个淡然绝美的微笑。

9.踏青中(露中)
『到热带了?』
『说什么呐,热带可是更暖和。』
王耀拎着装满美食的竹篮回头看到了满头大汗的伊万。
『可是,你家真热啊我明明还换了薄裤子。』
『这才是春天而已,别大惊小怪的。』
不理会已经闷的满脸通红的伊万,王耀的注意力被新生的植物吸引着。
『好热……好想回家……』
带着哭腔的伊万拖拖拉拉的跟着脚步轻盈的王耀。
『真是的……』
停下脚步回身,王耀拎着篮子走到伊万身边。
『这围巾、帽子、大衣和靴子都脱掉!』
『哎?哎?!』
『这样不就轻松多了?』
看着坐在地上只穿了单薄衬衣和裤子的伊万,满意的点点头。
『舒服很多了吧?』
『嗯……但是我总不能光着脚……』
『哈哈,这才是踏青嘛!』
说着王耀也脱下了自己的布鞋,把它跟伊万的衣服收好。
『好好享受吧!』
拉着完全没有适应过来的伊万,王耀继续像孩子一样高兴的蹦跳着前进。
脚趾和足底感受着新草的清凉和土地柔软,眼前孙速闪过万紫千红的色彩,
牵着自己的手有点干燥但却很舒适。

伊万被这样美好的春天一下子打倒在地,
无法反击。


10.演奏中(德奥)
路德午睡起来的时候隐隐听到有音乐声传来,
他的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然后他起身推开房门往放有钢琴的那间客厅走去。
轻轻的从门口望进去,一架洁白的钢琴前坐着一个修长英俊的男子,
他在演奏着动听的音乐。
『我吵醒您了?』
一曲完毕他才跟路德说话。
『没有。』
路德说完挠挠头,接着又补了一句:
『很好听。』
『谢谢。』
奥/地/利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我想再来一曲,可否?』
显然,这位贵族还没有尽兴。
『嗯。』
路德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继续安静临听,带着金色的午后的阳光撒进来为两人描绘上了纤细的光晕边缘,
使这个平淡的下午被映衬的独一无二。



11.战斗中(法贞)
今天的战斗依然非常惨烈,但大家还是在这个农家女孩的带领下取得了胜利。战场上她不小心被箭射中但是却依然带伤上阵,有些惨白的脸颊让任何人都能体会到那钻心的疼痛。然而那个孩子只是无所顾忌的,冲在最前方……
『贞德?』
晚上,法叔拿着晚餐去贞德帐篷。
『你在吗?』
帐篷里没有电灯黑漆漆的,只是在房间的一角传来低声的啜泣。法叔把晚餐放在木头桌子上,悄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贞德抱着膝盖没有抬头,身上的绷带还透出一丝血色。
『别跟大家说我在哭……会让他们担心的。』
带着哭腔的请求着,贞德小小的颤抖着,
作为回答法叔轻轻将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如果作为国家可以分担这个农家女孩的一点点不安该多好。


12.吵架中(露中)
『再也不想见到你!』
『彼此彼此!哼!』
不知道什么原因吵了架的两个人正通红着脸赌气。
『小耀你居然出手这么重!』
『是你先动手的~!』
『但是我可没舍得伤你啊!』
『……这、这不是重点!』
『那么哪里是重点?!你把我打成这样啦!?』
『不就是扇了一个耳光嘛!有本事打回来!』
『我不打!你得让我亲你!』
『不行!除非你先还我GITTY!还要给我道歉!』
『……』
『?』
『你是说,只要还给你GITTY然后道歉就能亲你了吗?』
『不、不是的!』
『那么“对不起”,还有“我开动咯~”』
『开动你个头!我还生气呐,不许亲!不……许…唔…』

13.告白中(香中)
『哥哥。』
『嗯?』
『那个……我很喜欢。』
『是嘛,那么中午我多包一点肉包吧。』
『不,不是肉包。』
『素包?』
『也不是素包。』
『挑食不好哟~港仔以前的坏习惯还没改?』
『不是的哥哥,我不是在说包子。』
『不是包子吗?』
『是说哥哥。』
『说我?』
『对。』
『说什么?』
『喜……喜欢。』
『哦~这样啊。』
王耀恍然大悟的拍拍手,然后踮起脚又摸了摸港仔的脸颊。
『喜欢哥哥做的秘制的糖包对不对?』
『不……』
『好的好的,不用这么见外啦!』
看着哥哥一脸幸福的笑容,
港仔再也说出任何语言。

14.恋爱中(典芬)
一望无际的广阔花海,漂亮的花朵精致的随风飘散着浓郁的香气,只小小的白色宠物犬在其中欢快的打滚奔跑着追逐蝴蝶。
『花鸡蛋,等等我~』
嫁依旧是带着可爱白色帽子跟着小狗东奔西跑,最终摔倒在了柔软香甜的花海中,白色的帽子也随之沾染上了花瓣。
『嗯……还是稍微有点疼呐。』
刚撑起起身子面前就伸过一只手,旦那有点恐怖但是能依稀看得出担忧的表情映入眼帘。
『啊,谢谢。』
有点担心的执起他的手,惴惴不安着他手否又生气了。
『这个,给你。』
旦那用依旧僵硬的表情用另一只手从背后拿出一朵淡蓝色的花朵,然后把它别在了嫁左耳上,又顺手理顺了他因为跌倒而微乱的头发。
『啊,谢……谢谢。』
紧张的靠近没法用笑颜表示温柔的男子,
嫁却觉得心里慢慢有一点甜蜜驻进。

15.游戏中(神伊)
『意大利!』
『嗯?什么事?神圣罗马?』
正在打扫中的意大利被叫住,有点疑惑的歪着头。
『来,来玩,过家家吗?』
『过家家?好啊~好啊~』
爱玩的孩子总是经不住游戏的诱惑,所以即将打扫完毕的意大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那么那么~我做妈妈,你当爸爸可以吗?』
『嗯,可以。』
拿着玩具,两个小家伙在草地上开始了过家家。
『我会来了。』
扮演爸爸的神圣罗马有点不自在的登场了。
『亲爱的你回来啦!』
可爱的意呆利开心的迎上来,
『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我呢?』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
被多种状况一下子冲击的完全缓不过神来的神圣罗马满面通红的大叫起来。
『哎?我做错了吗……可是匈牙利姐姐说要这么做的呀?』
意大利可爱的歪起头,不解的望着已经呆傻的神圣罗马。
『总,总之!我们今天就这样!再见!』
最后混乱又害羞的小男孩慌慌张张的逃走了,
再一次只留下了疑惑的小姑娘(其实也是男孩)苦恼不已。


16.后悔中(法英)
『为什么阿尔那家伙非要独立呢……』
『你又喝多了,亚瑟。』
『罗嗦,不用你管!』
『如果哥哥我不管,那就真的没有人跟你一起了。』
『呜呜呜……阿尔,我那可爱的弟弟哪里去了?为什么要领养他呢,把他扔在那里就好了,反正他也不需要我……呜……』
『你鼻涕流下来啦,很难看哟~』
『不用你管!你是谁啊……不要扶我……我自己走!』
『我啊……』
法叔叹了一口气,继续搀扶着东倒西歪的亚瑟,
『我就是那个捡到你又被你讨厌的哥哥啊~』

17.沉默中(美英)
你带着你的军队,我的身后也是千军万马。
天空是阴霾的灰色,相信不要多久就会降下一场冰冷无比的大雨。空气里弥漫的是即将战争的火药味,但是却意外的安静无声,甚至可以听到对方将枪上膛的声音。
他与他相隔不过百米,对方的金发和碧蓝双眼和初次见面时别无他样,
只是更多了无法形容的杀意。
恍惚见丝毫对面的他还是那个站在花丛中的孩子,下一秒就会扑进自己的怀里亲昵的称呼自己『亚瑟~』柔软的,娇小的,可爱的弟弟——此时是站在对面的敌人。
亚瑟握紧了枪,
短暂的沉默中他准备好了战斗,但他同时也明白,
这场战斗没有赢家。

18.品酒中(香中)
月色把一切镀上一层朦胧美感,
王耀在月下品酒赏月,身边坐着的港仔却喝着淡茶。
『哥哥,我已经成年了。』
『我知道。』
王耀放下手中的酒盏,眼睛望着月亮的方向。
『但是,当初跟我对酒赏月的人……小菊,勇洙还有伊万,他们都背叛了我。』
说完王耀又自嘲的喝了一口酒。
『我也算是老人家了吧,稍微有一点迷信了呢,是不是跟我品酒赏月的人都会离我而去呢?』
『哥哥,我不会的。』
『我知道。』
还是这么回答着,王耀继续端起酒盏,
但是目光已经不在月亮上而是投入了夜空中。
『但是港仔,我害怕。』
——害怕这深沉的夜色连你也不会放过。

19.死亡中(独普)
一起跳动着的,我们的心脏,
所以当其中一个停止的时候,另一个也不会活着。
托起他的脖子想要让他呼吸的更加顺畅一些,却被他咳出的血沫弄脏了军服,不过这并不重要。路德抱着那个原本自大又开朗的哥哥奄奄一息的坐在废墟里,战争结束了,显然他们并不是胜利的一方。
『WEST……』
他的呼吸带出呼唤,眼神涣散的抓着模糊的影像。
『别说话,我们会在一起的,我们一直在一起。』
路德努力的搜索着他眼神里生还的可能,但是看的只有绝望。
『WEST……』
似乎这是他记住的唯一的词句,他虔诚的念着:
『WEST……』
路德抓着他已经冰冷的手,答应着他的呼唤。
『WEST……我们赢了……』
他最后的句子,还是充满了自豪并带着笑意。
『我们……活下来了……WEST。』
无比满足的念着最挂念的名字,他闭上了双眼。
路德拥着怀里亲人的尸体,喃喃低语着:
『不,哥哥,我们都死了。』

20.盛夏中(亚细亚)
『哥,我被蚊子快咬傻了!』
『放心,不会更傻了。』
给勇洙擦上一些防止蚊虫的药水,王耀从水缸里捞出一个大西瓜。
『过会儿我把西瓜端过去,你先去叫小菊过来吧。』
勇洙离开之后王耀将习惯切好,放在托盘里然后往凉爽的后院走去。
『……是啊,还是哥哥家的西瓜最甜。』
远远的就听到了他们谈笑的声音。
『我也是一到夏天就想哥哥切好的大西瓜!』
『我跟你不一样,我说得是一种意境啦!』
『吃西瓜还要什么意境!』
这样的吵闹不管何时都能让王耀发自内心的微笑出来,于是他端着西瓜走过去放到木质的小桌上,然后自己也坐下来。
『吃吧,想吃就多吃几块。』
『哦~我要最大的!』
『我开动了。』
两个孩子都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拿起西瓜送进口中。
『嗯嗯,还是哥哥家的西瓜好吃!』
『真奇怪,为什么我家的西瓜就不会这么甜呢?』
王耀拿着手帕擦干净勇洙嘴巴上的汁水,又转身把特别大的一块递给小菊,
他看着两个弟弟赞不绝口的模样忍俊不禁。
『想知道为什么?』
他询问着嘴里塞着西瓜的孩子们。
『嗯嗯!』
他们一起点点头。
『很简单啊~』
王耀也拿起了一块西瓜,
『因为我想跟家人分享最美味的甘甜。』

===========更新线=============


21.最佳孽缘(百合组)
立陶宛今天早上一睁眼就觉得不对头,量过体温之后更是确定了自己正在高烧进行时,所以跟菲利克斯说好的要去买东西的事情只好推后,于是他准备先给对方打个电话再说。
『喂……』
『呐呐~托里斯,今天我是传粉色的裙子好还是粉色的短衫?还是说都穿比较好?』
『菲利克斯,你先冷静下来……』
『是的你说的没错,冷静下来想想粉色的鞋子也不得不穿啊!』
『不,请你先考虑一下自己的性别好吗……』
『性别什么的先放在一边,那不重要。』
『很重要,很重要啊菲利!』
『对了,我们下午去吃冰激凌如何?!』
『你思维跳的太快了……还有,我下午去不了了。』
『哎?!!波兰规则不允许!!』
『我发烧了,想休息一下。』
『那你等着我过去照顾你!』
『你不用……』
没等说完对方的电话就扣上了,
浑身无力的立陶宛只好乖乖躺回床上等待那个呱噪的友人登场。
『托里斯!!!!』
一刻钟还不到,自己家的大门就被“咣”的一声推开,很难得的穿着正常的菲利克斯拿着冰包高兴的站在门前。
『你还活着吧?』
『嗯,勉强。』
『哇哈哈,你的脸好红!粉色的样子很可爱!』
虽然嘴吧还是吵的不行,但是费力克斯非常轻柔的给托里斯的额头上放上了冰包。
『啊……谢谢。』
『对了,我想给你看看昨天才买到的好东西!』
『什么?』
『就是这个~』
在托里斯的震惊中菲利克斯利索的脱下裤子,把粉色的四角裤露了出来。
『很不错吧,这个?』
『嗯……嗯……』
『很羡慕吧?!』
『嗯……』
托里斯突然觉得胃都开始疼了,但愿在他的盟友没有做出更糟糕的事情之前能够挺过去。
『呐,托里斯。』
依然露着四角裤的菲利克斯突然用有点正经的口气叫他的名字。
『嗯?』
『有我在的话,什么都没问题的!』
『嗯。』
『我们是最强的,你会好起来的。』
『……谢谢……』
虽然总是被欺负,虽然总是会为他头疼又胃疼,虽然不只一次给他收拾残局,
但是这份真挚的感情并非虚假,托里斯看着友人欠揍的脸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Si Deus Nobiscum quis contra nos.
(拉丁语: 若神与我们同在,我们无人能敌)
——波兰立陶宛联邦格言




发表留言

Private :

No title

哇唬娘子娘子你看我终于也一头栽进国拟坑了快恭喜我!虽然在爱和终于找到你的ID但发现是一堆无明显特征又不好记的英文以后我…………忧伤了……?
当然以后我其实还想拖你来high米英呢娘子你……会接受我吗?^o^
  • 2009-04-14(23:37)
  • 粽子 URL
  • 编辑

No title

米英早就HIGH了,可喜欢兄弟厮杀系啦!
在爱河没法改名字可伤脑筋了,你就先将就着看吧……
  • 2009-04-15(08:28)
  • 犹羊 URL
  • 编辑

No title

如果能改的话你在爱和也会变得更美味吗……?这么执着是为何……
50篇再开~革命的号子响起来~!(百合组也会响起来吗?/无耻脸
  • 2009-04-15(20:56)
  • 酷 URL
  • 编辑

No title

》酷:
能改的话我肯定改成比烤全羊都好吃的名字,正在存钱买改名卡?(其实也无所谓啦……
百合党?!百合党?!百合党?!
……反映不能
  • 2009-04-15(21:25)
  • 犹羊 URL
  • 编辑

申请转载。

俺被大人写的短打一百篇深深征服了。OTZ

露中实在太有爱了啊啊啊T T。

所以申请转载到镜の真实者论坛:
http://okeke.5d6d.com/bbs.php

保留大人一切权利。~

俺的邮箱是:coolyoer@163.com

No title

》Chocolate
短打100暂时不转载了,如果有时间我会亲自发过去,因为最近盗文现象非常严重。
敬请原谅。
  • 2009-06-12(09:37)
  • 年 URL
  • 编辑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