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平静重新降临(RK)

这次任务开始之前一切都很平静,太阳还暖烘烘的感觉舒服极了,
神田梳著头发用眼角的余光瞄向正在上升的朝阳,阳光照在发丝上发出一种黑陶的光泽,
神田眯起眼睛,将红色的木梳从上面慢慢划过去。吵闹的邻居现在还在熟睡中的样子,所以教团还安安静静的。准备好了,於是踱步过去打开房门,顿时一个人影向屋里倒下。

[啊……早啊,优。]
似乎还迷迷糊糊的没睡醒,眼睛下面带著严重的黑眼圈,
拉比一边打哈欠一边问早安。
神田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他一晚上没睡没关系吧]而是[这个混蛋一晚上没睡站在我房门口简直太可疑了他到底有什麽企图!?],显然神田对拉比的厌恶程度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於是他不打算回应这个一大早闯入(?)他人房间的可疑分子的早安问候,而是直接切换到防备攻击的模式。
[你要做什麽!]
[呀,阿优难道你想要我对你做什麽?]
[你果然心术不正拿命来!]
[啊住手啊一大早不要这麽激烈嘛!]
刚刚路过的亚莲小朋友正打算从门缝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麽,但他立刻就放弃了这个愚蠢的念头。正准备抽打拉比的神田则目看到一个白色的脑袋从门缝里鬼鬼祟祟抽出去,知道准是又被误会了和拉比的关系了,於是想叫他不要走开给他解释清楚,无奈情急之下大喝:
[死豆芽不许你误会!把头留下!给我留下!]
後果当然是亚莲吓得一路狂哭著跑回自己的房间躲到被子里瑟瑟发抖,
…………一大早就被凶神恶煞恐吓留下脑袋的精神冲击对只有15岁的孩子来说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森林里传来靴子磨擦草地的声音,两个身影渐渐的向出口方向移动,
率先到达终点的是神采奕奕的神田优,他赤露上身散发著神明一样的耀眼光芒。随後到达的是拉比同学他满脸鲜血(鼻血)浑身是伤(殴打导致)并萎靡不振(睡眠不足)。
[你不用勉强自己赔我晨跑。]
[不……这还是很值得的……]
[混蛋你鼻血喷到我身上了!!!]
一路吵吵闹闹得返回食堂吃了早饭,看到豆芽仔用警惕的目光从墙边上蹭到一边吃东西。突然感觉生活真是美好,拉比还是嘻嘻哈哈的胡闹神田一如既往地被他烦的头痛不已,
总之,这次任务开始之前一切都很平静。

〉〉〉〉〉〉〉〉〉〉〉〉〉〉〉〉〉分割线〈〈〈〈〈〈〈〈〈〈〈〈〈〈〈〈〈〈
任务开始是很久以後,那时候神田已经离开教团出去做其它任务很长时间。再次见面神田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但是结局总是不可预测的悲壮。曾经设想过我们会受伤会痛苦会迷茫,但是从来不曾设想会失去……
[有一个人的时间消失了……]
米兰达跪在地上颤抖著诉说一个事实,当时不知道为什麽拉比很清楚的明白这个人是神田优,最先牺牲与诺亚手下的人。当时来不及悲伤和愤怒因为还要帮亚莲和大家到达下一扇门,於是拉比只是拍著恸哭不止的李娜丽的肩膀说[没关系,我相信他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连自己都会怀疑的谎言,记得当时李娜丽她回答说:
───[拉比你流泪了]。

接下来的战斗一场比一场残忍,一个又一个接连失去夥伴将感情逼到了死角然後开始麻木了,但突然又有什麽都东西从死灰的感情里迸然生出。那是非常小的非常小的一种怪异的情感类,似於希望、类似於信念、类似於朦胧的思念;然後这些复杂的微弱的情感慢慢的融合到一起变成了清楚的一点:
────阿优,我相信你会回来。

亚莲奏响了最终的钢琴曲,一切崩坏渐渐的恢复。
躺在石砖地上的拉比爬起来正疑惑著自己到底有没有从高处掉落的经历,他摸摸脑袋看看手掌,然後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一阵暖风吹到面颊上来就好象任务开始之前一样一切都很平静。
也就像那个时候一样,大家都在。可以跟豆芽菜玩扑克,可以和老头子讨论问题,可以和
库罗里鉴赏古董……可以睡眠不足的和阿优一起晨跑。








拉比捂住双眼,他想要放声大笑但是眼角滑落的液体却不受控制,

……优,你终於回来了。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