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普】寂寞千年(歌曲配文)

今天听了这歌整个人都崩了……简直就是在写独普啊……
这对可怜兄弟啊……
于是就赶紧趁着灵感好写了独普兄弟文。
看文的时候一定要听着歌看,
要不然看着很没气氛……

嘛,大家随意吧^_^

点我听歌

歌词在文后面

你曾说:
分离,是世界的宿命。
…… ……
『阿西,你听着,大哥早晚要带着你统治世界!』
那时的哥哥笑着站在高高的岩石上拿着小数枝挥舞,强烈的阳光从背后透过来让他小小的轮廓变的朦胧而又美妙。路德仰视着自己的兄长,却被光芒晃了眼睛,最终只记得他那年幼的豪言壮语和天真笑容。
路德常常回忆起那段不分你我的日子,哥哥的音容笑貌在记忆中就像光芒中一样开始模糊了。为何会变的如此他思考了很久,终不过自作自受的形容来得更贴切。毫无顾及的战争和杀戮,带来了很多东西也带走了很多。看习惯了将他人的骨肉分离纳入自己,也开始变的对血与泪麻木起来,直到有一天路德突然开始想念那阳光中朦胧的笑脸,
从那时他便知道有些东西在不经意中,一去不回了。

『大哥,你多久没笑了?』
路德看着已经醉酒的普怜,顺手把他扶起。
『说什么呐……阿西……你才是……你……笑过吗?』
他甩开路德的手臂举起空空的啤酒杯,哈哈大笑着。继续庆祝着掠夺带来的胜利,路德坐在桌前看着喧闹的酒吧,看着哥哥东倒西歪的跑了一圈回来抱着自己的脖子耍着要酒喝,深深的悲哀起来:
我和我们,多久没曾笑过?

经历很久时间之后路德向大哥建议过,停下来吧,我们拥有的已经足够了。但是他最亲爱的大哥依旧是摆摆手『阿西,我们要统治世界!』这么说着的哥哥摊开地图,审视自己的疆土。
『我们或许不应该让别的人与他们的家人分离吧。』
每次这么做的时候路德就会有一种不安,他喃喃的自语。
『路德你最近好奇怪啊,分离才是世界的宿命嘛,这些被分离的终究属于我们不就团圆了?』
大哥拍拍他的头感叹他多余的善良和爱心,继续部署战略。
不就之后,第二次世界大战应验了这句话,但只应验了一部分:
分离,才是世界的宿命。

伊万和阿尔站在面前要他们抉择,但无论选择谁都是一样的结果。
『我跟你走。』
路德听到身边的人闷闷的出声,是他的哥哥。
战败的哥哥已经一身破烂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跟随了伊万,但临走的时候还是一步一回头的顾盼着。从这一刻开始,东德和西德便分得清清楚楚,他们成为了伊万和阿尔冷战对立的控线玩偶。哥哥你为何要选择他?明明知道他的残忍。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辛苦,但还算人道。从霸者变为阶下囚的滋味路德默默忍受,但寂寞却无法消除,偶尔听说从东德跑过来一些人谋求生存他就忍不住担心哥哥又发生了什么。
『阿西,阿西!』
有天晚上路德听到门口有人轻声的呼唤自己,而用这种爱称的人世界上只有一个。莫非是梦么?来不及思考他奔向门口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但却变化了很多。
脏乱的白发,赤红的眼眸,满身干涸的血迹和伤痕,左手似乎也骨折了。
『阿西。』
普怜仿佛只会说这一个词语一样,不顾疼痛紧紧的拥抱着路德。
『大哥?』
『我、我逃过来了!』
怀中的身躯颤抖着,一半因为欣喜一半因为恐惧。
『我们以后可以在一起,在一起……』
原来的那个哥哥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变的如此。
『抱紧我啊阿西,要不然他,他会把我带走的!我不想回去!』
路德的手停在半空,他不能,并不是不想,
他们即便能在一起这么一刻但换回来得或许是永久的离别和更加凄惨的虐待。
『大哥,你……回去吧。』
一顿,普怜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人,用陌生的目光望着。
『你说,什么?』
『回去吧,趁还没被发现。』
猛的被推开,路德往后退了几步。
『……你是谁?』
普怜惊恐的抖着嘴唇,寒冷的夜里他的眼泪都冻结了。
『我是路德,来,我送你回去吧。』
『不!』几乎绝望着跪下来他的哥哥紧紧抓着他的衣角『求求你阿西!』
路德的眼里几乎含不住的水滴模糊了视线,但是现在不行,
至少亲手送回去比抓回去会好些,他不敢想如果哥哥再被折磨会是什么样。
『你不要我了?……阿西,你不要我了?』
路德扶起他的哥哥继续走,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
哭泣着询问的声音越来越弱,
最终没入夜色。

『回去吧,然后别再来找我。』
路德第二次看着哥哥离开自己的身边,
只是这次,他的哥哥再也没有回头看过。

即便如此小心谨慎,但次日路德还是接到了伊万惩罚普怜的消息,据说如果还有下次就真的杀死他。路德忧心忡忡的一夜未眠,第二天他宣布在柏林建起柏林墙。
永远不要过来了,我的哥哥,就算是被骂作无情也罢,不想再让你受伤了……柏林墙的建设快要完工的时候,路德正坐在墙头上铺设铁丝网,远远看到墙另一方有一个人影步履蹒跚的走过来,走过来,最终停在墙根下。
普怜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但他站在墙下什么也不说,
一动不动的站着看着,不悲不恨也不叹息,只是用他无神的赤色眸子紧紧的看着路德。风吹来弄乱了他脏污的头发和衣服,也像没有知觉一样,他紧紧的看着弟弟坐在高高的墙上铺设着足可以撕裂血肉的铁丝网,毫无表情。
路德低头看着他的哥哥,微微一怔而又硬是扭转过头继续忙碌,
他忙了一天,而普怜也站了一天,
两人之间寂静无言。


最终完成的时候,路德正从梯子上爬下去,却突然看到哥哥伤痕累累的右手抬起来呆滞而缓慢的挥动了一下。
路德爬下梯子,在柏林墙的另一边长跪不起,
他哭了。

……
…………
许多许多年过去,路德每次经过那作墙都能记起那时的身影。
一墙之隔,割断了多少东西?这是一道很长很深的疤痕,而他的哥哥伤的更多。暮色总让他想起那对深红的眸子,即便是分别时也充满爱怜的看着自己的眼眸现在还存在吗?
那记忆中模糊的笑容似梦似幻,还能否再见到?
如果那时告诉他自己是爱着他的,没有抛弃他的,结果会不会有改变?
所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了。

墙的倒塌就像童话故事里描写的魔法一样,只有一瞬似的,就消失了。
路德站在原先墙的一边遥望墙的另一边,他没有看到哥哥的身影。于是他急急的走过去四处寻找,最终才在一棵茂密的树下找到了。
『哥,我接你回去。』
他伸手轻触那个变的纤弱的肩膀,普怜抬头,看斑驳的树荫投在路德变的坚毅的面容上。没有像上次一样欣喜,也没有要求紧紧的拥抱。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
他自朝一样的撇撇嘴角,没有拉住路德伸出的手。
『跟我回家吧。』
路德蹲下拥着他,这时候那些过去的寂寞终于不再纠缠。
普怜伸手抚摸着路德的头发,把头靠上他的颈窝,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
『我们,回家。』



你曾说:
分离,是世界的宿命。

那么,
相聚就是这宿命的终点。






Fin



==========歌词===========
寂寞千年

原曲:张靓颖《画心》
作曲:藤原育郎
填词:那些花儿
唱:HITA

转过身 那一天目光漠漠
谁不是 来来往往的过客
体会过 才懂得
场景一直在转折
终想起 原来他曾经笑过

这么多天有生之年中蹉跎
等黄昏 伴着次第的灯火
太多人世清浊
十九世纪的台阶
是昨天 在被遗忘的角落

只一眼 远去了 塞纳河
他知道 他就在 一墙之隔
那一刻 为什么 不在无言中反驳
没有光 不知是否还活着

一个人 持续千年的寂寞
十字架 罪与罚无情交错
失去了 才懂得
如何含蓄的沉默
却因此 血液流淌着滴落

事实永远残酷着等待结果
记住的 始终格外清晰着
他不说 抱紧我
把叹息饮下更多
忘了吧 然后把未来看破

只一眼 远去了 塞纳河
他知道 他就在 一墙之隔
那一刻 为什么 不在无言中反驳
黎明前 是他眼睛的颜色

早已熄灭了三十一只烛火
相片上 幸福还未回来过
他不说 相信我
他说没什么可说
放手吧 他们永远的错过

只一眼 远去了 塞纳河
七点钟 逃不开 阴差阳错
那一刻 为什么 不在无言中反驳
广场上 何时飞过了白鸽




发表留言

Private :

囧…………我刚刚萌了JUN.H这个歌姬
你也来玩替歌吧orz
  • 2009-01-07(01:56)
  • 山本 URL
  • 编辑

你这不是又爬回国拟去了么=。=
前几日是谁说爬过一次的墙铁定不回头的?
  • 2009-01-07(11:43)
  • 粽子饼 URL
  • 编辑

》山本
其实我对歌曲其实很迟钝……小学音乐老师的噩梦非我莫数啊……
》粽子
我国拟还没爬完呢……你急啥……爬完了我自然懒得再写……
新墙头现在想锁定夏目友人,不过把握不好,等等再说~~~
  • 2009-01-07(16:05)
  • 年 URL
  • 编辑

夏目!!哦噗嘶我去死一死先,这片子我从第一部起就看不下去不知何故啊哈哈哈。……娘子,我忽然有一种世界即将灭亡的预感,你果真越爬越远了……
  • 2009-01-07(19:44)
  • 粽子饼 URL
  • 编辑

夏目看起来很舒服,没有阴谋啊战争啊那些累的要死的东西……看完很轻松感动,有几次都湿了的经验呢!
夏目真是很不错的作品~~~
  • 2009-01-07(21:17)
  • 年 URL
  • 编辑

老实说看漫画时感觉挺不错,但不知动画化我看了半话就忍不下去,果然我心已老了么……【扶额】
  • 2009-01-07(21:21)
  • 粽子饼 URL
  • 编辑

夏目看起来很舒服,没有阴谋啊战争啊那些累的要死的东西……看完很轻松感动,有几次都湿了的经验呢!
夏目真是很不错的作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都湿了都湿了都湿了都湿了都湿了…………
…………………………对不起想到不好的东西了…………
  • 2009-01-10(20:21)
  • 某R URL
  • 编辑

》R仔
你!就!不!能!纯!洁!点!?
  • 2009-01-10(22:45)
  • 年 URL
  • 编辑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