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ls in the color game(RK)

在吃晚饭的时候老头子把烤的有点糊的鱼递了过来,目测的结果告诉我它大概只有5CM的长度而宽度就更加的寒酸。他毫无胃口的咬著这个称之为晚餐的东西,听著老头子一如既往的平缓语调说明天就要到黑色教团的英国总部了,记住你的新名字叫Rabbi不要跟原来的搞混──还有记得,不要对他们产生感情。
橘红色的青年则是嘴里咬著长度5cm的晚餐含含糊糊的回答:恩,我记住了。
新的名字,代表著过去的自己都不复存在。
Rabbi躺在草丛里听著篝火燃烧的声音,脑袋里那些记录过的经历过的历史的记忆慢慢的浮现上来无一例外的都是血与眼泪,他中断了这让人寒冷的回忆看著夜空慢慢慢慢的闭上眼睛,

──我看到的一切都是黑暗。

黑色教团的室长是一个面容温和的大哥,但是他的本性可以在0.1秒锺之後可以完全确认是脱线的。拉比扯著脸上的肌肉露出笑容,这个表情很困难并不是多麽难於表露而难在心里总会觉得空虚而痛苦,但是Rabbi依然笑的灿烂。他听著未来将要一起共事的团员的们的名字暗自好笑,这些都将成为历史,而你们的名字却不被记录在上面。教团里的生活很单一,没有任务的时候可以随意但是一旦有任务就要随时出动。不过只要能有美味的食物和固定的局所就好了,至於其他的东西不需要也不曾奢望。黑暗的居民就应该按照自己的方式生存,虚伪的微笑和必须的职责Rabbi日复一日告诉自己不可忘记,
……不可忘记。

团服的款式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定做,但是颜色还是单一。Rabbi心里略微不满这个过於阴沈的色彩,但是又想看来自己这一辈子是跟这个脱不了干系。
早上回到教团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昨天赶了一整夜的火车让他疲惫不堪。他拖沓著步子走进教团里,这个时候大家都还没有起床,於是脚步声格外清晰。他拉扯了一下头带拿到手里,发现上面自己脱发的情况稍微加重了些许。
[不会老了以後跟老头子一样秃吧……]
Rabbi打了寒颤劝自己还是在这个将亮未亮的恐怖时刻不要想过於恐怖的故事。
到了房间门口摸索著口袋才发现自己出任务的时候精简行李於是把房间钥匙给精简了,於是他现在根本进不去,而拍门叫里面的现任书翁来给自己开门也是绝对找踢的行为。
这时,对面的门鬼使神差的开了。
话说回来Rabbi从入团以来没有见过他的邻居,原因在於教团的任务系统总是冥冥之中不给他机会,於是Rabbi曾经对对方的模样猜测了很多版本,例如美丽娇豔的大姐姐、清纯可爱的小妹妹等等。但是今天这个气氛却让他觉得从门里出来的不是贞子同学就是嘉椰子阿姨。
他紧张的看著门缝慢慢的变宽,伴随著鬼片里“吱呀呀”的开门声一个身影闪了出来。
出於礼貌,Rabbi先走上前去打招呼:
[啊,嘿,你好。我叫Rabbi。]
[……Kanda Yuu]
当那漆黑的眸子映出自己的脸孔时Rabbi就知道,
自己的历史转折点在漫长的等待之後终於开始了……



───My world starts the colored journey。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