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学园祭(6918)

并盛中学是一个学校,非常普通的学校。
这里的学生与其他地方的学生没有什麽不同,都是每天按时起床穿上整齐的校服来学校。为了学业而努力拼搏奋发向上,当然也有抽著烟并表情恶劣的不良少年、也有一下课就围在一起讨论时尚流行的少女、也有各种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这个学校很普通,没有什麽突出的项目,比起青春学园的网球和湘北学校的篮球来也就只有棒球还稍微算强项,但最近因为某打手的无故多次缺席使得本来就很风中凌乱的棒球社更加风中凌乱了。

但是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你若问起这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并盛中学的特色是什麽?大概会有八卦的学生把你带到不起眼的小胡同里偷偷告诉你:
『我们学校盛产黑手党。』或者『我们学校的掌权者是风纪委员长。』
而且在听完这些消息之後这些八卦的同学往往会给你一张需要签字画押的保证书,用来确认你不会把这些消息随便外传和如果外传要自负的种种後果。这时候就请不要犹豫的签吧,签完之後别忘了付保护费,顺带一提这保护费的99%是要直接上交给并盛中的掌权者的。
──MA,不交也没关系啦,我相信你的人生一定会结束的很精彩的。

这个看似普通实际特殊的学校迎来了一年一次的学园祭。
热闹的气氛让平日里那些学习的压力都烟消云散,所有的班级都忙著做自己的节目。而这个地方的统治者──云雀恭弥,却正一脸悠闲的躺在屋顶的天台上打哈欠,护栏上齐刷刷站著一排小鸟分高中低三个声部清唱并盛中校歌。


『很舒服嘛呵呵呵。』
『?!』
因为特殊语调而导致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的云雀一跃而起。
果然倚靠在出入口门上的那个人就是以越狱出了名的六道骸。
『恭弥你每次见我都一脸要打架的样子不累麽?』
『倒是你每次来找我都一脸想被打的样子不累麽?』
『我们好好相处吧。』
『大白天不要说梦话。』
『我来邀请你参加学园祭啊呵呵呵。』
『如果你句子後面不加那该死的“啊呵呵呵”我或许会同意。』
『好啦你不要闹脾气啦我们去下面玩吧。』
『好好听我说话啊你!咬杀!』
『呵呵呵别生气嘛我给你买巧克力香蕉吃。』
『……』
云雀被牵著手一路拽著跑到校园里,他真的买了巧克力香蕉塞在云雀嘴里,弄得这个企图抽拐子打人的少年一时不知所措。
『呵呵呵。』
『交则麽?!』(笑什麽?!)
『恭弥你嘴里含著香蕉的样子真……色。』
『唔咳咳……咳……咳咳……』
云雀恭弥此时此刻发誓从今开始从现在开始再也不吃香蕉了,
往後想吃香蕉就买凤梨啃著泄恨。
『没事吧,被大香蕉噎到了?』
『咬杀……咳你……咳咳』
真想不通为什麽平平常常一句话到了这个人的嘴里就变得的如此色情呢,简直就该咬杀!
……可是从哪里下口呢…………等等,他又不是菠萝我干嘛要为怎麽咬他而伤脑筋呢?!
就在云雀恭弥为了不知所以的问题而苦恼的时候,六道骸已经拉著他冲到下一个目标了。
『哦呀?这个名为“极限章鱼烧”的到底是什麽。』
『吼!就是非常极限的章鱼烧啊!』
『就算你这麽解说我也没看出它跟平常的章鱼烧的不同呢。』
『不!你没有极限的仔细看!』
『?』
『我在章鱼烧上用芥末写了“极限”二字啊!看到了麽!』
『嗯……看到了…………』
六道骸一脸黑线的把目光转向还在呆的云雀,问:
『要吃麽?』
『绝对不要。』
因为芥末吃太多会哭出来的吧,不过若把这个理由告诉骸八成他一定会买来硬给自己吃,所以云雀回答颇为简洁迅速。骸一边点头说是嘛,那我们继续逛吧。一边不容拒绝的继续拉著云雀四处走。
『来看看尝一尝正宗的寿司!』
『呵呵呵,山本你好。』
『你?!』
『呵呵呵,别紧张我已经无罪释放啦。』
『啊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那麽你现在是好人啦。』
『棒球混蛋你不要这麽轻易就相信他啊!』
正在经营寿司小摊的是山本夫妇,啊不,是山本和狱寺两人(这有什麽不同= =|||)。
面对两个最危险的恐怖分子的光临他们并没有表象的过於紧张,当然这要把狱寺那些即将爆炸的火药排除在外。於是赶忙匆匆离开几乎与弹药库媲美的寿司小摊。


转眼间云雀就被拽到了鬼屋门前。
『跟我一起手拉手进去吧?里面会很恐怖的。』
『进去可以,但是跟你手拉手就……』
『呵呵,怎麽,害羞啦还是害怕啦?』
『六道凤梨要不是你一直牵著我的左手我早就用拐子抽死你了。』
『你可以用右手啊。』
『右手不是拿著……拿著香蕉嘛!!!』
『恭弥……你说“香蕉”的口形也好色情……』
『滚!咬杀!绝对咬杀!』
『好了不要吵了,你再吵大家都要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快把广播喇叭放下难道你还闲误会不够深吗!?』
在以上因为所以的条件下,他们走进了鬼屋。
──补充:他们牵著手走进鬼屋。
『什麽啊,一点也不恐怖。』
『的确。』
『呵呵呵,可是你的手心的都出汗了啊恭弥。』
『闭嘴!』
『……』
『……』
『我今天玩的很愉快。』
『?』
『但是时间快不够了,必须要回去了。』
『噢。』
『你还真是一如往常的冷淡呐,呵呵。』
『哼!那就下次再咬杀你。』
『我很期待。』
微微一笑,脸上上挂著的是不愿分开的表情。
云雀松开一直握著他的手掌,然後无所谓的告别:
『回去吧,但是要记得别在我杀死你之前死了。』
『放心吧,我会记得。』
云雀恭弥很庆幸,
鬼屋里的光线不足以看的清脸上的绯色。


从鬼屋里走出来,门口的售票员好奇的询问:那位跟阁下您一起进去的同学去哪里啦?
云雀舔著融化到手指上的巧克力香蕉回答:

──那混蛋去地狱轮回去了。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