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情人(6918)

学校的屋顶格外宽广,
而且很安静。
鸟,
飞过去。
似乎就像在身边。

云雀恭弥跟往常一样在上课时间一个人独自躺在屋顶上,
悠闲悠闲的打打哈欠,伸伸懒腰。

并盛中学的良心,
──有人这样称呼他。
到底是合适还是不合适呢?
云雀不管别人怎样说,良心与没良心跟他没有关系,
他只是喜欢这样躺在屋顶上晒晒太阳,
看看白云。

云之守护者,
好似自由自在呐,
可是永远也不能像鸟一样任意高飞。

有点无聊了,
云雀坐起身,把校服外套批好,站起来,
准备去看看以阿纲为首的那个笨蛋集团又给学校惹出什麽乱子,
……怎麽好像连自己也一起骂进去了?
“哼。”
自嘲的哼一声,
他转身,
然後猛然定住。

一霎那间,
起雾了。
……
─────────初次登场的分割线──────────
……
雾之守护者,
美妙如梦境,
给人最不真实的真实。
即便是将他关押在最深的牢狱,也可以脱身。

强者,
就是如此,

六道骸永远都不放弃追寻鸟一般的自由,
即使他也永远都不会飞。

六道轮回,
地狱深不见底,
天上的浮云哪能得知他对阳光的渴望。
或许就是因为嫉妒自由和幸福,
六道骸对那云之守护者下了狠手。
──让他记住自己,
用那深深深深地绝望与耻辱,
以及永远不变的怜悯笑容。

──“欺负了并盛中的良心”,
这件事情在骸的眼里看来非常有趣。
喜欢他?
也不能这麽说,
但是又要怎样去解释这种感情……
所以
偶尔得到机会从牢笼出来
一定便要偷偷的来看看这云。

今天是第一次真正的面对面,
──雾与云。

───────害羞的分割线────────

地点转回并盛中屋顶,
这个地盘的主人已经露出了久违的杀意,
藏在袖筒里的拐子已经握在手中,
摆好架势。
“还真是很久不见,今次是送来让我咬死的吗。”
“呵呵呵,当然不可能。”
“哼,多说无用!”
“风纪委员依旧是往常的蛮不讲理呐,呵呵。”
六道骸闪身躲过凌厉的攻击,轻松的自言自语:
“算了,今天有的是时间,我们可以好好联络感情。”
……然而,
不到五回合,便分出胜负,
这个结果还是令云雀相当不开心,
唯一可以值得庆幸的是:
这次没有上次那样鲜血淋漓。
“既然我陪你玩够了,那接下来就轮到你陪我了吧。”
六道骸,
笑得人畜无害,鬼知道他又想出什麽新点子。
“做梦!”
──嘴硬,
云雀恭弥的必杀技。

“今天去约会吧,到迪士尼。”
……
──什麽?!
刚才应该不是幻听,
可是冲击性非比寻常。
云雀的脸上有些平日见不到的微妙变化,
一般人称之为:
惊奇。

於是在自己还没来得及拒绝,
那个家夥就把并盛中学的良心拐走了,
──去了该死的迪士尼。

───────分割线呐分割线────────

两人站在迪士尼热闹的大门口,
总觉得跟气氛格格不入。
“买票进去?”
“不遵守规则的人,咬死。”
“那你乖乖等著我去买。”
“…… ……”
云雀有一种被妈妈教导不可以乱跑要不然会迷路的感觉,
但是……云雀真的很不适应这种人山人海的地方,
头痛,想逃走,
可是他真的不认识回去的路……

“久等,一起进去吧。”
六道骸的速度快的惊人,云雀回头看了看长达数十米的买票队伍,
开始疑心他是否插队……不过也罢,反正越快回去越好。
一进门就有可爱的唐老鸭米老鼠出来迎接,
六道骸看著云雀晕眩而愤怒的侧脸猜想他何时会抽出拐子砸到那个胆大到来搭讪的白雪公主脑袋上……
果然不出所料,
小鸟(指云雀)同学忍受不了白雪公主的热情搭讪终於要爆发的时候,
六道一把拉过他的手塞进了一个不知何时买来的粉红色棉花糖,
顿时,
云雀僵住。
六道骸依旧人畜无害的笑著说:“很好吃呐,你不尝尝看?”

下一秒拐子直击凤梨脑袋,
─── 一点也不疼。
於是凤梨脑袋接著微笑了。

之後又拉著寒著脸云雀冲到云霄飞车的第一排上,
绝好的位置,
可是云雀自始至终都是寒著脸,而六道骸也一直眯眯笑,
──太无聊了。
索性六道骸就用幻术做出地狱景象顺便加大了云霄飞车的旋转力度,
终於,
云雀的脸色开始有了改变。
“你快给我把这个幻像消了!”
他用拐子抵住六道骸的脖子,咬牙切齿的威胁。
“你害怕麽?”
“……”
“呵呵,不否认?”
“……信不信我吐你一身。”
捂著嘴,云雀的脸色更加可怕了,
大概是晕车晕的厉害,拐子无力的垂到一边,
额头居然开始出虚汗。
“哎呀唉呀,真可怜~~~”
夸张的摇摇头,骸抬手擦过云雀的脸颊,
云雀不甘心的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勾引我麽?”
手指咬到出血,可是依旧没有松开的迹象。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欲求不满。”
“……咬死你!”
终於等骸玩够了,
这地狱的云霄飞车才到达终点,
乘客无一幸免的狂吐,
除了六道骸。
……
…………
天色渐俺,
六道骸背著几乎吐到站不起来的云雀来到学校附近安静的小公园。

“咳咳……”
云雀坐在公园长椅上,
喝下清凉的水後终於觉得自己的头晕有了好转,
於是决定趁这这个魔王还没进行下一个计划之前自己先行动,
他决定要给凤梨头一个出其不意的攻击。
刚刚抬起手,
就被骸发觉,然後顺势按到了长椅上。
“不乖噢~~~”
他的嘴角挑起斯芬克斯的笑容,
完全没有安全感。
云雀狠狠地等著在眼前放大凤梨脑袋,
然後随著唇上的触感而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今天可是情人,不要这麽浑身是刺的对我呐,会伤心。”
“哼,你有吗……心?”
本是不甘的嘲弄可是却因脸上的红潮而变得暧昧。
“你真可爱。”
“我咬死你。”
“我们今天可是情人。”
“明天咬死你。”
“那今天呢?”
“………………”
“我可以再亲一下吧?”
“你做梦……呜唔!”
……
六道骸最後还是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毕竟凭依的法术不是万能。

这是梦,
所以我们只做一日情人,
因为太长,
会上瘾。


──────啊呵呵我是分割线───────

白云与雾,花海幻术,
都在太阳出现的时候消失无踪,
有谁能见证一日情人的甜蜜?
……………… ……
云雀恭弥躺在校舍宽广的屋顶上沈沈的睡著,
嘴角,
还挂著一丝浅浅的笑容。

你我都明白:
这缠绕於心的感情,
不是梦,
也不是幻术……

End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