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神一个耳光(RK)

亚莲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午饭的时间了,
腹部隐隐作痛,不知道是因为饿还是因为前些天战斗留下的伤痕。
不过他不在意,伤口总会愈合,但是今天中午食堂的午饭绝对不可错过──无论是哪里都是一场战斗,前者是牺牲性命後者是饿肚子到晚上7:30,两者相比而言亚莲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起码干脆利落,不用苦苦等待时间度过。

匆匆看了一下锺表,亚莲没有耽搁急忙穿好衣服奔向食堂……
还好勉强赶上,
於是点了餐找了位子坐下。
抬眼,发现对面坐的是在战斗中撞到头的拉比,只见他正急不可待的咬著叉子上的意大利通心粉,一脸“吃饭真幸福啊真幸福”的感动表情。也是,在战场上受苦受累没有空吃上安稳美味的饭菜,现在一下子吃到自己最喜欢的食物自然会很感动。
亚莲没有打搅他,而是伸手拿了离自己最近的那个鸡腿开开心心的品尝。吃到第2个鸡腿的时候亚莲发现对面的拉比抬起头来看著自己的方向,正担忧他看什麽这麽专注可千万别是抢自己手里的鸡腿的时候,拉比一脸开心的向亚莲的後方大力挥手:
[阿优,这边!]
因为挥手的幅度太大而打到旁边一名队员的胳膊,那人不满的端著盘子走到一边,而拉比则是完全不在意的继续挥手。神田听到声音先是左右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然後他很快看到了拉比,脸上的表情从茫然变成惊讶然後又变成了脑羞成怒。亚莲下意识的感觉到危险迫近,
──拉比和神田碰到一起往往都没什麽好事。
[笨蛋!这麽夸张的挥手是怕别人看不到你麽?!]
神田把荞麦面往桌子上一摆,用不太大的声音呵斥满面笑容的拉比。
[对啊对啊,我是怕你看不到我啊。]
拉比无所谓的把神田拉到自己身边空著的座位上,然後高兴的托著受伤的脑袋继续吃通心粉。神田先是瞪了他一会儿,但很快就察觉到这个笨蛋根本接收不到自己的愤怒光波,於是就放弃了,也开始专心致志的吃荞麦面。亚莲拿著啃了一半的鸡腿疑惑的思考这两个家夥到底是关系好呢,还是关系不好呢?
答案未知,於是亚莲从新投入到与食物的混战中去了。

下午在教团的图书馆里杀时间,现在大家的状态都不是最佳,但总在床上躺著也非常无聊,所以教团那号称“无所不有”的巨大图书馆就成了大家的好去处。神田无聊的翻著有些陈旧的书页。内容似乎很沈重,於是神田不时叹气,最後合上书页的时候喃喃的呻吟出一个词汇:
[命运…麽…]
[命运怎麽了?]
意想不到的回应在身边传来,元气的似乎连向日葵都要面向他绽放。
转头,拉比手里拿著《大灰狼与小白兔》一脸不解的望著自己,神田先是为他的手上的书而苦恼(这家夥多大了?!),然後又开始担心(他脑袋上的伤真的有这麽重麽……)。
[阿优你的表情很复杂啊,命运怎麽了?]
[啊,没什麽。只是看到书上有写到这个。]
[啊……我看看上面写什麽……恩……‘命运是一切不解问题的答案’……什麽啊。]
拉比露出苦恼的表情读著书上面的文字,
然後帮神田把书放回了书橱。
[上面说得太复杂深奥了,]他面向神田神色缓和的解说[说起来,其实这种东西是非常难以理解的。那麽打个比方……比如:我呢,只是阿优你人生道路中一个不起眼的过客……路过的时候你看了我一眼,而我却为这回眸搭上了一辈子。]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然後又笑著继续跟神田解释说: [这便是‘命运’。]
神田愕然,
这是告白,很突然,很自然的那种。
神田没有给出答案,他转身走向图书馆的出口。背後的拉比露出苦笑挠挠脑袋,但又因为碰到伤口而疼的呲牙咧嘴,然後无奈的翻看手中的童话。
之後的图书馆里很安静,只剩下翻书的声音,
──和几乎不可闻的叹气声。

剩下的几日都很平淡,大家的伤也好的差不多。
唯独拉比和神田与往常不同,经常避开彼此。连亚莲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头,他觉得这样下去对教团的团结和建设(?)都会有影响,於是就让他们两个单独到教团後的森林里,要他们好好把事情讲清楚。
当时已经是夜晚,大家都已经换上了轻松的便装。
坐在松软的草地山,神田散开的头发垂在草上有一种缥缈的美感,他坐的位置离拉比稍远,或许过一会儿夜再深些便看不到表情了吧。
[如果命运之神要你离开这里,你会怎样?]
神田用淡然的声音提问。
[我会给神明一个耳光。]自信的口气[如果神明要我与不可以分开的人分离,我会给他一个耳光让他清醒清醒。]
接著,拉比半开玩笑的询问坐在一旁的神田。
[你觉得形容为了违背命运而给神明一个耳光的人用什麽词才好?叛逆?邪恶?自私?还是不值一提?]
一度沈默,夜已很深,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然後他用平静而坚定的声音回答说:



────我爱这个人。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