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团日志(RK)

1.
=====================================================
拉比的房间已经是出了名的乱。
屋子里经常能看到书上垒著吃盛了食物的碗,碗上又垒著乱其八糟的书,书上又是碗碗上又是书……其中除了能看到某些可疑的霉状物之外还能看到被俗称为“小强”的生物。
每当食堂的碗用的快没有了的时候就会来拉比的房间里找餐具,往往拉比把那些已经看不出是什麽东西的餐具从门口递给食堂的工作人员的时候,房间里的书就会因为缺少了支撑而进行塌方或泥石流活动。
有一次神田优闲著没事来找拉比借本书,结果只在门缝里看了一眼就捂著嘴巴立刻回身走人。当李娜丽因为担心而询问发生什麽时候,神田绿著脸用几乎呻吟的语调从嘴里挤出两个字────噩梦。
拉比不以为然,继续我行我素。
而神田优则发誓这辈子不再进他的房间。
=====================================================

在教团等待任务分配的日子是非常无聊且无奈的,当然神田不会一直待在小树林里练剑,偶尔也会跑到教团那个大的夸张地图书馆里去杀时间。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放回去,再抽出一本书,再放回去……最後手指搭上一本并不太显眼的书的书脊,抽下来拿在手里,神田觉得这本书正是他需要的────《消灭兔子的101种方法》,至於需要看这本书的原因和用处他自己也不得而知,不过既然看中了,就翻翻吧。
看书会让时间显得格外短暂,当神田优兴致勃勃地看到第四章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趴在他的肩上,还特别的紧。
[哎呀阿优原来你喜欢看这个?]
[你从哪蹦出来的。]
[我刚才在言情小说区来著。]
[从我身上滚下去!]
[要做这个动作难度有点大哎。]
[去死!]
[阿优你知道吗刚刚我看得那本小说的女主角也喜欢跟男主角说这句话。]
[…………]
[他们两个深深相爱感人至深。]
[……喜剧麽?]
[不是,因为最後出现了个第三者,男女主角被拆散了。]
[…………]
[我觉得咱们两个挺像他们两个,就是差个第三者而以。]
拉比从神田身後搂紧了他的脖子,东张西望之余看到了一边正拿著《世界菜谱大全》的亚莲•沃克,於是打招呼说:
[早上好,第三者!]
亚莲茫然的看这拉比,他还没明白过来自己刚刚已经被纳入了拉比脑海中自编自导自演的言情剧里,角色是可耻的第三者。
这时候的神田紧紧地捏皱了手中的书页,
────因为他忽然想起要看这本书的理由了。
=====================================================
从图书馆出来之後就直接奔到食堂去,神田去的较晚,因为看书看得投入。一进食堂大门就看到拉比站在最中心的桌子上大声地朗诵著什麽,管他的,反正与自己无关。於是排著队买了荞麦面做到靠窗子的位置上慢慢的吃起来,拉比还在朗诵,手舞足蹈表情丰富,台下一片叫好还有人喊[再来一个!],真搞不懂他到底在耍什麽宝……虽然不留意他的行动,但声音还是不受控制的传入耳中:
[我心爱的人呐为什麽你像玫瑰一样美丽还带著刺不让我接近……]
听起来好像是情书,神田吃一口面心想这个被拉比表白的女孩子还真可怜。断断续续乞怜哀求般的朗读声让食堂的气氛达到了最高点,神田听著那些随便几个词就能引起反胃的情书越来越觉得不舒服,在桌子下面跟著起哄的欢呼声也变得刺耳。
────这个混蛋什麽时候交的女朋友……
不满的吃著面,然後站起身准备走人。
恰好这个时候朗读即将结束,最後几个字毫无预警的传入耳中:
[至我深爱的神田优。]
神田顿时脑袋一片空白,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拉比得意洋洋深情款款的从桌子上跳下来,然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大束玫瑰,问:
[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麽?]
这时候神田意识到他应该伸手,应该有所反映。
於是,
食堂在神田优[杀了你!]的喊声和六幻发动的招式後中变成了废墟,
重伤一名,轻伤200余人。
日後考姆林在办公室看著那成筐的修补损毁设施帐单,
哭得撕心裂肺。
=====================================================
教团闹过老鼠,
其实现在也有,只是当时比较严重,据说已经达到了创世纪的顶峰。神田的房间还好,也就偶尔一两只跑出来然後被神田砍杀丢出门外。但拉比的房间就比较严重,至於怎麽严重现在已经没有记录可以考证,但的确有不少人现在记得拉比的团服被咬成破抹布的样子。
所以教团开始了一系列捕鼠运动。
而开始的真正原因是考姆林的办公室里已经被老鼠占领。
大家都很热心,洒药的洒药,做陷阱的做陷阱。一天下来战果累累,只是神田的靴子被捕鼠夹夹的有点变形。亚莲•沃克当听说了灭一只老鼠换一块铜币之後就放弃了慈悲为怀,开了异能感大肆虐杀啮齿科动物,加快了捕鼠运动的进程。拉比则背负著背叛种族的大罪拿著锤子四处跑,而他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般的被神田归打了啮齿科永不翻身。
半夜神田负责巡逻,因为晚上的老鼠闹得厉害。
巡逻到食堂的时候他看到了拉比,然後下意识的进行了跟踪。发现这个家夥失去食堂偷东西吃去了,大概是饿了吧,想来今天傍晚他有任务没来的急吃晚饭。於是没有打搅他,只是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又踩到了拐角的捕鼠夹。
脚上一阵疼,
拉比听到声音连饭都没有来得及咽下,就急急走过来查看发生了什麽事。但看清是阿优後就松了口气,连忙把夹子从他的脚上松下来,突然拉比又想起自己是来偷吃的那在刚才岂不是就被发现了,於是拉比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最後两个人默默地离开了食堂。
早上,神田拿著一块刚刚出炉的新鲜蛋糕送进了拉比的房间。
[这是什麽?]
[蛋糕。]
[我知道啊,但是,阿优你干嘛给我这个?]
[哼,谁说是给你!我只是把这个送给昨天晚上帮我松夹子的老鼠而以。]
[…………阿优我好感动……]
[切。]
=====================================================
这是一次机密事件。
拉比某天晚上内急,当然这是人之常事。
晚上的走廊漆黑一片,拉比再次抱怨了一次教团的照明设施问题,走到一半他突然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鬼披头散发的蹲在神田优门口。非常恐怖的气氛笼罩了整个走廊,那鬼抬起头来,跟神田居然一模一样……然後拉比发现其实那就是神田优。
[阿优你在这里做什麽?]
[没、没什麽。]
[……既然你出来了就陪我去厕所吧。]
神田出乎意料之外的没有反对,他真的陪著拉比到了WC门口,然後又等著他出来,再回到房间门前。
[你不会房间?]
[我……还想再呆会儿。]
[不会是把门反锁了进步去吧?]
[谁、谁说的!我可不会这麽蠢!]
[果然是这样麽……]
拉比好笑的挠挠脑袋,看著头发蓬乱的披在肩上的神田,和那件单薄的睡衣。
[到我的房间来吧?]
[做梦!]
[喂……不至於这麽反感吧?]
[就是不去!]────那种跟垃圾站没有两样的地方。
[那算了。]
拉比这麽说著,有点失望的回了自己的房间。神田继续在门後蹲坐,他不是没想过破门而入,只是第二天考姆林一定会冲来找自己哭著诉说修理费已经透支的问题,这才是最头疼的。
於是神田叹口气,抱著膝盖靠在墙上。
无聊的长夜。
[来,阿优。]
不知何时拉比又回到了身边,手里抱著被子。
[干嘛?]
[我们一起从走廊过夜吧,我很久就像这麽干了。]
[……你傻了麽。]
[阿优你真冷淡,快进来暖和一下。]
不由分说的,被子包裹住两个身体,顿时一阵让人舒适的温热传播全身。旁边的身体还要往这边靠,直到肩膀挨著肩膀。
[这剧情真是八点档。]
[嘿嘿嘿,不是挺好的麽?你看我还拿了夜宵。]
[……]
[吃吧!巧克力穆斯。]
[甜。]
[我尝尝。]
[喂!你别再靠过来……唔唔……]
此时在耳根都红透了的神田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可恶的八点档!
=====================================================
2.
=====================================================
有的时候真是很不明白为什麽会有“拉比”这样神秘的存在。
神田一手拿著笔在记录本上胡乱画著无意义的线,纸张的开头第一行是《小动物成长观察日记》,然後下面就是一片混乱的线和图案────这是教团这个星期布置的提高思想觉悟加强文化水平课程的作业。可是布置作业任务的考姆林也不想想这种黑不隆冬的监狱式建筑物里哪里来的小动物,难道要写老鼠和蟑螂以及蛞蝓麽?!
於是无奈的神田决定写拉比,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其他团员更接近“小”动物。
已经是记录的第3个星期,然而翻翻前面记录过的内容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吃”、“睡”、“找抽”,看著重复再重复著的字体神田开始思考拉比存在的价值是什麽……思考了半天,除了他是下一代的书翁继承人以及黑教团暂时性奴隶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有用的答案。
[唉……]
他突然为拉比毫无意义的生存价值感到惋惜。
不知道该怎麽写下去的神田优决定先出去散散心,於是拿上六幻出了房间。
城市里永远都是热热闹闹的,由於今天又是星期天所以街道更加拥挤了一些。神田从街边的小吃铺里买了一盒章鱼烧,一边走一边慢慢品尝。走了几条街开始想回去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著什麽,於是神田也不慌不忙地踱过去瞧瞧。
────是在抽奖。一个铜币就可抽到各种物品的抽奖活动,非常诱人。
[噢!阿优你也来玩啦!]
元气百倍的声音伴随著拍肩的动作,拉比不出所料的出现在神田的面前,手里还抓著5张奖券。亚莲和李娜丽也跟在後面,当然,手里也拿著不少奖券。
[阿优,怎样?]
[我不玩。]
[很有趣呐!而且大奖可是100000元的高级餐厅用餐卡啊!]
[这样吗……]
眼睛瞄到一边眼睛里写满食欲的豆芽菜小朋友顿时明白了怂恿策划者的阴谋,於是更加坚定了神田不参加的决心。这种摆明了欺骗老百姓的游戏神田早就看的透彻,就算你抽个百八十回也不一定能抽到末等奖,所以那10000的用餐卡是绝对不可能被他们这些天生衰神附身的的黑色教团除魔师抽中的。
────然後,果然不出所料。
[怎麽会全军覆没啊,真惨。]
[没办法。]
拉比失望的揉乱了头发,微微下垂的眼睛透露出不甘心,一边的豆芽菜则是泪流成河的悲哀著,李娜丽温柔的安慰他[不要紧的]。神田沈默了一会儿掏掏口袋,刚好,还有余下一个铜币。
[我去买一张,等著。]
於是神田很快买了一张回来,但却被拉比抢过去说要替他开奖,神田无所谓的点头答应了。
[噢噢!阿优你真好运!中了3等奖呢!]
[哎?!]
[你等著,我去领奖品!]
[喂……]
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中了奖的奖券,他就跟兔子一样飞奔出去了……等了大约15分锺,神田见他从领奖处的反方向高兴的跑回来,手里拿著什麽。
[给你,三等奖的奖品!]
是热腾腾的章鱼烧,
────跟自己刚刚吃过的一样。
[呐,快吃吧!阿优你运气真好哎,能抽中三等奖!]
拉比用手背稍稍抹了一下额角的汗,催促般将章鱼烧递给还在发呆的神田优。
[恩…………太好运了。]
神田吃著今天第二盒章鱼烧,味道很香。

远处写著奖品名称的大招牌上明明白白的写著三等奖:500元用餐卡。
………… ……

回到宿舍,神田放下了六幻,松了头发。
坐在床上翻开今天没有写完的《小动物成长观察日记》,
然後把形容词“毫无意义”改成了:
“不可缺少”。
=====================================================
拉比早上起来去食堂的时候路过亚莲的房间,
依然是报废的状态,连外面的墙壁都打穿了洞,远处的景色一目了然。
这是昨天晚上亚莲和李娜丽逛街回来之後,考姆林以调戏了他心爱妹妹的名义一番惩治的结果。当事人正窝在已经烧焦的床上欲哭无泪的把头慢慢转了过来,说:[早呀……拉比……。]
────憔悴。
拉比笑著过去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然後拍著肩说[别在意]。
幸灾乐祸的表情。
亚莲失魂落魄的跟著拉比到了食堂,然後点了餐,最後犹豫著在拉比震惊的目光中坐在了神田优的对面。
[走开。]
[我有事求你。]
[说完就给我走开。]
[让我从你的房间住几天。]
拉比被刚刚喝入口中的红茶呛到,咳不停。
[去找拉比。]神田眼都没抬,继续享用荞麦面。
[难道你忍心如朝阳一般的青少年在垃圾山里苟延残喘麽?]
……喂喂,说话留点口德。
拉比从身後瞪著亚莲的後脑勺暗地里诅咒他的请求落空。
[去找李娜丽。]
[你是闲我死的不够早麽……]
[反正我拒绝你在我房间。]
[那我就去告诉考姆林你调戏他妹妹。]
[没凭没据谁信。]
[考姆林会信。]
[威胁我?]
[我师傅说这是一种为了生存所必需使用的正当手段。]
[…………那好,你住几天。]
[就三天。]
[这三天的饭钱你付,然後除了晚上睡觉之外都不许进房间。]
[OK。]

拉比的勺子停在半空中,他现在觉得如果是自己的房间被炸烂该多好。
既然事已至此,拉比决定暗中保护神田不被亚莲吃豆腐。然而他忘记了其实神田在刚刚入团的时候就曾经把豆芽菜的胳膊砍了个二等残疾根本用不到他的多事。再说,亚莲就算是做噩梦也不会梦到去吃神田优的豆腐……但不管怎样,拉比已经铁了心思。
………… ……
神田优很烦。
拿著凉茶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气的。
已经是第三天,自从亚莲•沃克搬进他宿舍的那一霎那神田就知道有人监视著自己,嫌疑人在脑海中不到一秒中确定目标────那个蹲在他房间门口还露出橙色头发的笨蛋!除了他还能有谁!这个家夥到底在想什麽!?算了,大概也能猜得到他在想什麽。但就是因为猜得到所以才怒不可遏。
忍耐,要忍耐,平常心平常心。
神田轻轻的啜一口茶水,尽量无视那个不知道已经暴露了行动的笨兔子。
[拉比这今天一直鬼鬼祟祟的蹲在门口看你干嘛?]
亚莲正在收拾他的东西准备搬回去。
[怕你吃我豆腐。]
[………]
[………]
[…………神田你这个笑话真冷。]
[如果你真的笑出来我可能会立刻宰了你。]
[………………]

收拾完毕,亚莲草草的道了谢返回了已经修补完毕的房间,
拉比立刻从门外跳进来,高兴的满面红光。
[阿优,太好了我终於放…………]
最後的“心”字未能出口,脖子上的刀刃泛著寒光。
[阿、阿优,你这是做什麽。]
[你以为我不知道?!]
[这个……那个……因为我担心你啊。]
[死之前还有什麽话说?]
[I LOVE YOU。]
[谁让回答的!笨蛋!]
神田用手狠狠地拍了他桔黄色的脑袋。

还在走廊没来得及走远的亚莲在脑袋里思索著应该用来形容他们两个的词汇。
什麽来著……啊,对了!
────“幸福”。
=====================================================
3.
=====================================================
[这是谁出的主意!]
[全教团智慧的结晶。]
[可恶!那这到底是谁选的节目!]
[全教团投票决定。]
[切!我要灭团!]
[阿优你现实点吧……]
拉比拼命的劝说著神田其实教团里组织文化节完全是为了娱乐大家的生活提高大家的艺术水平缓解压力调节气氛等等等等……反正就是好处多多坏处没有,但神田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只是一个劲的思考自己为什麽会被推派出来去跳什麽民俗舞蹈。末了,拉比信心满满的说[阿优几天我会无时无刻的跟你练习舞蹈的,你就放心吧。]然後留神田一个人在屋子里茫然了半天…………等下!他刚才说什麽?!无时无刻?!!!!
一阵风吹过,神田突然觉得背後阴冷无比。

幸好,
这个时候突然有任务。
神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激心态接过任务说明,他甚至想对趴在桌子上抱怨工作繁忙的考姆林致谢,还好他的理智及时制止了这一愚蠢的行为。神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出了教团,跳上火车,毫不留恋的向著遥远的目的地前进。当拉比知道神田有任务外出不能陪他排练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後的事了。
[阿优真过分……]
[拉比你不要拿叉子再搅通心粉了……恶心死了。]
[亚莲,我的人生已经黑白色了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你的人生有彩色过麽。]
[我想看阿优跳舞啊啊啊啊……]
[你这话已经说了36次了。]
[阿优什麽时候才回来啊……]
[难说,任务的目的地很远。]
[呜呜呜……我想看阿优跳舞啊…………]
[第37次。]
拉比要死要活得在亚莲面前叉著已经粘成一团的通心粉,伤心欲绝。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文化节要表演节目的前一刻……

拉比坐在第一排。
突然听到身後的观众一阵骚动,然後他抬头看向舞台:
身穿白色和服的神田正站在台上。
他手里握著同样白色的纸扇,头发散在肩上────清爽随意的装扮,没有刻意的描画,但更有与众不同的感觉。
随後悠扬的音乐响起,音调很奇特,拉比猜想那就是阿优国家的曲子。
神田垂下眼睛,稍稍展开手中的折扇,伴著曲子迈开小步起舞。动作轻慢缓和,白色的纸扇和衣袖遮住脸颊,然後手腕反转扇子展开,身体画出一个弧度,再回身时唇边挂著一缕发丝。淡漠轻松的表情,令人晕眩的柔和与妩媚动作,完全看不出他平时严肃和冰冷。
拉比一脸痴呆的看著台上的表演,
直到结束的时候他才腾然站起,拼命的鼓掌。
舞台上的神田优在爆炸般的掌声中看著拉比,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口型向拉比传达了简短的信息:

[我只为你,笨兔子。]

=====================================================

运气比较背的时候出任务会给分配到气候恶劣地势险恶的地方。
神田到过满是冰雪的平原、干燥荒凉的沙漠和满是荆棘野兽的深林,
但哪次也比不上这次遭。
其实这次的环境比上述列举的环境要好很多,可一到这里方向感就完全混乱,难怪这附近生活的村民都说这森林里有让人迷失归路的妖精。而且神田这次到这种鬼地方出任务既不是消灭恶魔,也不是收回异能感,而是去寻找已经杳无音讯1个多月的拉比。
但问题是现在神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焦急的斩断挡路的树枝,神田往完全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小径走去。这森林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空气中一直飘荡著一种淡不可闻的香气,说不上来,淡雅又醉人好闻味道。可是神田自从进入这个森林的2个星期里没有看到任何一朵花,说明这花香绝对有问题,於是神田就寻著香味向森林深处走。一路上的动物倒是不少,可以充饥,但这些动物肉居然也带有那种奇怪的香气,於是神田不敢多吃,每次都只食用一点点。
香味越来越浓,说明即将接近目的地。
神田优拿出一块手巾捂住口鼻,以免发生意外。
拨开最後的灌木丛,眼前突然一片广阔的平原。大大小小的花盛开在这里,好像整个森林里的花都集中在了这里一样,鲜豔的颜色望不到边,让人震惊的美丽。神田不自觉地迈出步子向花海里走去,突然脚下一软,好像踩到了什麽东西,这也让他恢复了些神志。看看脚下,拉比的脸上清除无比的印著一个靴子的痕迹。
情形後的神田第一个反应就是立刻把他拖出去,因为这花八成有迷幻神志的作用。於是他抬起拉比的脚就往外拉,就这麽一路托给弄到了气味稍微淡些的地带才敢停下脚步。稍微松了口气的神田坐在拉比身边,这时候他才发现刚才托的太急没注意保护拉比的头,导致他的脑袋被地上的石头撞的有些微肿────再严重点就可能变成猪头了。
神田很自责。
……
…………
回到教团,医护班立刻给拉比和神田作了全身检查,神田带回来的花的样品也作了分析。最後的结果是拉比出了有些轻微脑震荡之外没有别的情况,那花的分析报告说这花的花粉可使人进入睡眠的状态,但身体的机能却能保持良好,具体的研究报告还要科学班去分析。
而在病房里已经苏醒过来的拉比正拼命的吃著东西,
神田坐在床边。
[你的头还疼吗?]
心虚的提问。
[还好,没有什麽问题。]
元气满满的回答。
[那就好。]
……… …
[呐,阿优。]
[什麽?]
[你干吗要接这种无聊的任务,不像你的风格。]
神田停下了拨著桔子的手,抬头看著拉比的眼睛。
[这个任务无外两种结局…………跟你一起永远睡在花海或是跟你一起返回教团。]
他的声音声音非常平静。
[然而这两种结局对於我来说都没有区别。]
神田说完就继续拨起桔子。

拉比坐在床上慢慢的吃著刚刚递过来的桔瓣,
────他牢牢的记住了这种甘甜的味道。
=====================================================
4.
====================================================
夜深人静的时候。
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集会正在进行著,昏暗的烛光映照在一个个带著贪欲的脸孔上,显得狰狞可怖。一个闪电,雷声轰鸣,霎时间房间变得明亮但随即又暗下来,预示著暴风雨的来临……
坐在桌旁的白发少年脸上带著一种名为“必胜”的微笑,他那刻有神的印记的左手捏著几张已经玩得很旧的扑克牌,右手的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出节奏,悠闲自得。坐在他对面的男子眼镜泛著寒光,犹豫不定的看著手中的牌,他手边印有小兔子的马克杯里飘出阵阵浓郁的咖啡香味。桌子右边橘红色的少年身上只穿著一件四角裤,用期待和希望的眼神紧紧地盯著即将出牌的眼镜男子。
最後男子犹豫著,拿出一张牌放在了桌上。
白发少年笑了,他非常含蓄的笑著,但任谁都能看得出他心里爽到内伤。
────摊派,果然又是同花顺。
这时带著眼镜的男子叹著气把牌丢到一边说不玩了,反正最後都是亚莲你赢;而橘红色头发的少年却郁闷且绝望的撞在了桌子上,他恳求说:[亚莲,看在咱们是战友的份上你就放过我的四角裤吧……]
在又一次电闪雷鸣之後,
亚莲•沃克微笑著说:
[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们一个要求。]
这时候,拉比才察觉他们时串通好的,然而这都已经太晚太晚了。
────世界上没有天使,但恶魔绝对存在。
拉比从这一刻深深的理解了这句话。
………… ……
……
神田优早上起来,发觉昨夜的暴风雨已经停了,
只剩下新鲜的空气和淡色的彩虹在森林里。
每当大雨过後走有一种世界被刷新了的感觉,神田很喜欢。在湿润微凉的风里挥舞著剑,连身体都觉得放松下来了。抬眼看看太阳,大概是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了,於是收了六幻向教团大厅走去。
[早、早啊……]
迎面走来的拉比略显僵硬的打著招呼,跟平常又蹦又跳的状态差的很远。他的目光游移不定,似乎有什麽心事。但神田没有多想,点了荞麦面坐下来慢慢的吃起来,手边还放著刚刚沏好的茶,这样的早晨多麽美妙。
拉比还想说什麽,但是亚莲走过来把他拉到一旁,说起悄悄话。
[你可是说好的,不许反悔!]
[可是他的脸上涂鸦这种事情怎麽可能轻易做到。]
[你要是不做的话就要在自己的脸上涂鸦,你答应过的啊。]
[知道啦……我……等今天晚上下手吧……唉。你们到底跟阿优有什麽仇啊?]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这种说法太深奥了吧……= =|||]
[反正你昨晚赌牌输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听我的。]
[好好我知道了……唉…………]
劳动人民被剥削被压迫的日子就这麽毫无预警的降临在了新一代五好青年拉比的头上,前途黑暗前途黑暗呐……逼债的人好死不死是库罗斯元帅的徒弟,这次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躲不过这次劫难了。可是,在阿优脸上涂鸦这种事情搞不好就得落个二等残疾严重点还有可能因公殉职,这不是开玩笑,拉比可不想躺在简易棺材里看著考姆林阴著脸行脱帽礼。……不过要是不去做那自己也要受到惩罚…………真是两难的境地。
………… ……
下午原本晴朗的天空又是一片阴云,雨季的天气就是如此琢磨不透。
到了夜里,劈劈啪啪的雨点敲击著窗户,暴雨伴随著电闪雷鸣再次降临。神田坐在床上看著书,无视从裂了缝的窗口漏进来的雨水,正有些倦意的时候,却听到敲门声响起。
[阿优,是我。]
门被打开,发出吱吱哑哑的声音。
[我可以……在你的房间睡一下麽?]
[可以。]
[……哎?!]原本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意外地答案让他猛地抬起了脑袋。
[进来。]
神田闪开身体把他让进屋子,然後门又吱吱哑哑的关上。神田坐回床上,然後拍拍身边的位子示意他也坐下。拉比迅速爬上床,略带紧张的坐在他旁边肩膀挨著肩膀。神田抬眼看了看他,放下手中的书,然後拽起被子裹在他身上。
定格,大脑里是混乱的景色。
……阿优今天吃错药啦?!
拉比抓著被子用完全不理解的目光注视著神田,神田却扭头看著窗外。
[你可以放心的睡。]
[啊?]
[今天早上看你精神不太好,难道不是怕打雷麽?]
[啊……其实……]
拉比刚想辩解,但是却觉得胸口热热的,说不出。
[你要是害怕就在这里睡,我陪你。]
[………………好。]
神田的脸依然朝向窗外,看不到表情。
拉比靠在他的肩上用被单包裹住两人的身体,并趁著打雷的时候将脸悄悄埋进了他的脖颈,体温如此舒适……
────让时间停止的荒唐想法第一次浮现现在了拉比的脑海中。
++++++++次日清晨+++++++++
一早起来的时候拉比已经不在身边了,
於是梳洗完了就打算出去练剑。
[哇哈哈哈,拉比你的脸真好笑。]
出门就听到了非常夸张的笑声,回头,是豆芽菜,
……和满脸古怪符号的拉比。
[呀,阿优你早!]
看著这家夥终於恢复了往日的元气,神田只是回过身淡淡的道了声[早],嘴角却情不自禁的挂上了安心的微笑,而拉比就跟往常一样欢天喜地的跟在他身後又蹦又跳。
────傻的可爱。

===================================================
黑色教团英国总部里一片鸡飞狗跳墙的混乱。
地点:食堂大厅。
原因:一杯咖啡。
其实这次的事件跟上次的事件没有什麽不同,上次的事件是指“黑教团毁灭事件”或者说是“黑教团毁灭未遂事件”,总之就是考姆林这个家夥又闯祸了。有人预言早晚有一天黑教团不是被诺亚毁了而是被考姆林这个混蛋自己给炸没的所以还是早早把他这个内患除掉的好。但碍於考姆林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简单,所以这个计划也就一直未能实施。
……闲话说的太多,扯远了。
神田从森林回来的时候远远看到教团冒著黑烟,
原以为是遭到恶魔攻击了於是赶紧跑回来,不料刚到大厅就听到混乱的喊叫声:
[考姆林你快住手!]
[不!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小考姆林6号!]
[亚莲君!危险!]
[不要管我了你们快跑!啊──!]
[救命啊!医护班!]
[哥哥你给我一边反省去!]
然後就是轰鸣声,一台暴走的机器人正在肆虐。脚边是数不胜数的砖瓦碎石,手雷、子弹、激光炮不间断的从机器人四面八方射出,食堂大厅一片火海。远处是被打昏的探索队员们,头顶是亚莲•沃克被包的跟粽子一样倒挂在大厅的吊灯上,而李娜丽正踩著亲哥哥的脑袋。
……这里,是地狱麽?
神田正在不知道该怎麽办好的时候突然看见拉比正扛著锤子准备发动异能感,於是连想都没想就立刻往外跑。刚刚跑到大厅外就听里面一声[火判!],不到两秒,连环爆炸声震耳欲聋般的响起────这个笨蛋!在厨房用火判就不怕煤气爆炸麽?!
等到爆炸平息,神田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回头望去教团里一楼到4楼的房间全都报废了,还好,他住5楼。然而大厅……不,那已经不能称为大厅了……那片废墟里全都是机械的残骸,还有几个人在地上呻吟,房顶上还被吊著的亚莲小朋友烤的满脸焦黑,而凶手则站在废墟中央,他转头看到了神田这边,然後抬手打招呼说:
[呀,阿优!我又闯祸了……]
神田下一秒就用刀柄狠狠地撞在了他欠扁的脸上。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好几个星期不能在食堂吃饭,只靠著白开水和硬面包过活。

[可恶,死兔子绝对不原谅你!]
神田咬著手中的面包,胃里一阵翻搅,这种没营养的食物吃多了果然会伤身体。
亚莲•沃克则是跟身边的库洛利抱怨著:我们除魔师们做的是为天下除害保护世界和平的苦功,吃的却是水和面包……再看看人家缇奇,看看那个千年公,看看罗德!哪个不是吃香的喝辣的,过得舒适自在养的膘肥体胖……这年头,还是反派的日子比较好呐。
神田对这些反动思想并不发表意见,他现在实在是太想念那香喷喷的荞麦面了……可恶,死兔子绝对不原谅你!荞麦面的仇恨士可忍孰不可忍!
神田恨恨的再咬一口面包,把目光射向了正在喝白开水的橘红色脑袋。
………… ……
晚上,夜深人静。
神田在房间里擦拭著六幻,然後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的发呆,自然而然的把视线落在了窗边的沙漏莲花里。莲花不可思议的悬空在沙漏里面,神秘……但更多的是凄凉的感觉。神田一直紧紧地盯著,他觉得,好像那花瓣即将落下……[咚咚。]敲门声把可怕的想象打破,神田猛地一惊,终於从茫茫然的状态清醒过来。
[谁?]
[是我,阿优。]
[…………]
[开门呐。]
[有事直说。]
神田那荞麦面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他懒的理这个罪魁祸首。
[阿优我来跟你道歉。]
[你没做什麽对不起我的事道什麽歉。]
[我害你不能吃荞麦面。]
……看来他还有点自知之明。
不过这次不会轻易原谅他,要让他记住教训。
这麽想著,神田起身开门。
……突然间,
眼前闪现著烛光,虽然微弱,但足够把走廊的黑暗驱逐。
还有荞麦面,虽然做的不怎麽样,但的确是荞麦面。
荞麦面上插著一只小小的蜡烛。
[生日快乐。]
面前的笑脸上还挂著前几天被砖瓦砸伤的痕迹。

一时语塞,
那绝对不原谅他的想法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神田心软了。

======================================================
5.
====================================================
神田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喘著气,
他练了一天的剑,导致体力透支,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的时间,
────很明显的错过了午饭。
手中的六幻染上了夕阳的颜色,格外迷幻的色彩。
神田不知不觉地开始走神……

记得……
那个时候豆芽菜刚入团,还是个菜鸟。大家为了让他早日习惯这里的生活曾经举办过一些比较幼稚的小活动,印象最深的还是教团捉鬼大赛。
一组做鬼,另一组负责在傍晚之前捉住他们,
神田抽到了鬼组,而拉比则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抽到了捉鬼组。
[开始!]
随著考姆林的一声令下,鬼组的人四散而逃───这个词并不好听,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站在捉鬼组的拉比还一脸高兴的看著神田急急忙忙往外跑得身影,那笑容简直可以用“邪恶”来形容。然後等了大约一个锺头,捉鬼开始。
神田急急忙忙的奔跑,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麽拼命,但居说如果被捉到有可能会被送到科学班当实验用小白鼠一个星期,这可就关系到了生命的危机。神田不想被捉但是对手是那个死兔子,这就有些麻烦了…………其实会来捉神田的人除了拉比之外没有别人,不像亚莲,已经有几十个人决定去围捕他了,小孩子就是好欺负。

神田慌不择路的直奔教团地下室,
那里是整个教团的禁地,据说那是考姆林发明出各种祸害人间的机器人的大本营,所以没有人敢去,神田其实也是极不情愿躲到这里的,不过当实验用小白鼠的恐惧心理还是战胜了一切。黑洞洞的,神田看不清跌跌撞撞往里走,手里紧握六幻。偶尔脚或者手臂会撞到一些金属物品,还有小生物的细琐声音,灰尘粘满了衣摆和头发,转了好几个弯走了很多岔路………最後,神田迷路了。
冷汗,
顺著脸颊滑落,最糟的情况……这可怎麽办好?虽然可以打穿墙壁逃生,但事後八成会被考姆林追究责任,还是先看看情况吧。走累了的神田优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六幻抱在胸前。黑暗且寂静的环境,很容易让人孤单和恐惧,神田开始想念某人在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话说回来,拉比到底会在教团呆多久呢?他只不过是书翁,完成了记录的任务就会离开的一个过客,但是,那个家夥每次都对自己表示连白痴都看得出的好感……是演戏?抑或是真心?曾经被那个家夥问过[到底是先爱上的人输,还是爱到最後的人输],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想,答案似乎那麽清晰。
……自己,输得彻底。

时间在这里过得缓慢,神田睁著眼睛看著黑暗的通道,心想这次拉比绝对找不到自己了。这应该是高兴得事吧?轻笑,那麽怎麽解释心理的失落感。正这麽想,但是渐渐接近的脚步声打破了寂静,先看清楚的是靴子,然後是长围巾,最後是桔黄色的头发。
[呀,阿优,我找到你了。]
他轻松的说著,脸上全是灰尘,但想必自己也是一副脏兮兮的样子吧。神田那些不安的设想随著他的出现消失的一干二净,人就是这麽神奇的生物吧……
神田看著那个傻兮兮的兔子,
然後…………
…… …………
[喂,阿优,我终於找到你了!]
坐在草地上发呆的神田优突然被身体後的声音拉回现实,
回头,果不其然是拉比……手里拿著一些食物,应该是从食堂外带的。
[中午没有看到你,就猜到你肯定是在练剑。]
他说著,自然而然的坐在神田的身边。
[吃吧,这是晚饭,从食堂带出来的,偶尔咱们也来个野餐。]
说完,拿出一个三明治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神田优看著那个傻兮兮的兔子,
然後……
抬手放到了他蓬松的头发上一阵揉弄,
拉比莫名的看著神田,
……虽然不知道为什麽,但是阿优好像很高兴?

神田揉了半天,直到那发型乱的不能看,
才极不好意思的憋出一句:

[谢谢你找到我。]

====================================================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