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童话(RK)

1.
翻开画有星星月亮城堡的硬书皮,
童话如梦幻般在夜幕中开始……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人家。
这个家里有一个不幸的男孩子,
他的教父,
是死神。
死神看著这个刚刚出生的可爱孩子扯起嘴角,
露出残忍的微笑,说:
“他是个瞎子,注定要一辈子生活在黑暗中。”……
………
……

───────我是童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好可怕的噩梦,
一片黑暗的噩梦。
神田微微呻吟起来,额上竟出了薄薄的一层汗。
这一片黑暗深不见底,
但是神田并不是惧怕黑暗,
他所恐惧的,
是孤独。
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天空依旧是暗色的蓝,
但是却有明亮的星闪烁,
这样就可以了,
只要在无尽的黑暗中有这几点星光,
就能有勇气等待天明了……
“咚咚”敲门声轻轻响起,神田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
转而盯著门口用倦怠的声音问:“谁?”
“阿优……你要不要一起来?”门外的声音依旧非常精神。
“干什麽?”
“赌博。”
…… ……
“砰!”门被房间主人粗暴的摔开“死兔子你不要告诉我你跟豆芽菜赌了一整晚!!!”
“不只是我们两个啊,还有考姆林、米兰达、老头子(指书翁)和整个科学班。”门口的兔子掰著手指细细数来。
“……你又输了多少…”顿时身体无力,神田只能恨恨的靠在门框上盯著眼前的人。
“我只能告诉你我还剩下多少。”兔子还在无耻的笑。
“多少?”
“只有你了。”
“……”沈默。

“那麽说你是来拿我当抵押品来了?!!!!!!!!”神田抽出六欢抵上那人的鼻尖。
“不是啦……”
“砰!”
已经遥遥欲坠的门再次被他的主人摔上,把门外人的话硬硬打断。
“优!我还有事!”
“我不想听!”
“我的房间被赌输给亚莲了……我要在你这里睡。”
“我都说了我不想听!”
“都是夫妻了,这有什麽不好意思的,阿优你出来啊~~~~~”
“杀了你!!!!!!!”
因为实在听不下去门外兔子杀猪般的嚎叫神田超级不爽的带著可以瞄杀一千个LV.2恶魔的杀气冲进聚众赌博的亚莲跟前,沿途撞伤无数科学班成员以及撞飞试图阻止的考姆林一只,
用武力解决了一切,赌博获得的全部脏款亚莲全数奉还……

结果第二天拉比又厚脸皮的到处炫耀说:我老婆厉害吧~~你们羡慕吧~~~~
之类之类的话,
神田著实又抓狂一回。

到了晚上,
神田推开几乎烂掉的门就发现有个熟悉的身影大刺刺得躺在自己本来就不宽的床上,。
“嗨~~阿优!”
身体比大脑先行一步,六幻准确无误的插在了床头上。
“我告你谋杀~~~”
“那我就告你私闯民宅!”
“谋杀的罪更重些。”
“谁跟你争这个!从我的床上滚下来!”
拉比愣了一下,
慢慢的从床上翻身滚到地上,然後起身问:“接下来要我干嘛?”
“你、 你你!”神田再次伸手摸向腰间,才想起来六幻还在床头插著。
“从我的房间滚出去!”
“阿优,一起睡吧。”
“不要冲著我这麽无耻的笑!”
“……”
“装可怜的脸也没有用!”
“阿优你真是好惨忍~~~~~”
天旋地转,神田回过神才发现已被拉比压在身下。
“干、干什麽?!”
“如果……”拉比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如果,天空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完全跟气氛不搭调的问题让神田一时答不上来。
吻,
落在嘴唇上,没有再深入。
“不要再做噩梦了。”
留下一句带著温暖的话,拉比没有再胡闹下去。
乖乖回了房间。
……
不好的预感……
……如果天空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在噩梦之中没有了希望你会怎样?
……没有了我,你,会怎样?

拉比和书翁,
在教团蒸发一样消失了……
神田得知这个消息的夜晚,
一片黑暗……

2.
被死神诅咒的男孩子渐渐长大,
但他的双眼却未曾见到过世界的模样,
瞎男孩并不懦弱,他决定与命运一搏,
告别了父母,
他带著一点点粮食和一根探路用的木棍上了路。
死神教父在地域的火焰里静静的观察著他,
冰冷的笑再次爬上嘴角,
死神甩开他暗色的斗篷,
戴上镰刀,
大步走向人间。
追寻光明的考验,
就是深不见底的黑暗……
…… ……

───────我是童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拉比和书翁在教团里凭空消失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
有人说:他们是向库罗斯元帅学习,玩失踪游戏。
有人说:他们是受不了教团的压抑环境,外出休假了。
有人说:他们是不想再做除魔师,所以归隐田园了。
也有人说:他们是历史记录者,本事就是局外人,没有必要在这个组织里出生入死。

神田站在走廊的落地窗前面,
定定的看著窗外一年四季几乎没有变化的景色,
思考著自己的答案……
……为什麽要离开?
为什麽要这麽偷偷摸摸一声不响的抛下一切?
想来想去,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如果,天上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他在问这句话时的神情和口气还记得清清楚楚,
拉比,你到底想要什麽样的答案呢?
不甘、恼火、无奈扰乱了神田的思路,
“!”
手用力的砸上墙壁,
顿时,吵闹得大厅一片寂静。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神田“切”了一声,
转身向练剑的森林走去。

“神田君,”手臂被人轻轻拉住,甜甜的声音在身後响起。
李娜丽抱著资料夹,担心的看著他。
“什麽事?”神田抽回手臂,回身看著他。
“有你的任务,”她顿了顿又说“神田君你看起来很累啊,不要紧吧?”
“没什麽。”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神田向考姆林的的办公室。

───────我是凑字数的分割线────────

“考姆林室长……醒一醒啊……”
走进几乎淹没在废纸中的办公室,神田就听到了室长无奈的声音。
“死考姆林……”咬咬牙,准备过去狠狠的发泄一下心中沈积了一晚的怨念。
没料到刚刚走到他旁边就被突然抱住了腰──
“李娜丽啊啊啊啊啊啊!你不可以抛下哥哥去结婚啊啊啊啊!!!”
“你给我看好了再抱!!!”
“砰!”“!啷!”“哗啦!”
“杀人啦!!!”
…… ……
将考姆林打到半死,心里也舒服多了。
拿了任务说明,一边看一边走出行凶现场。
这次任务的搭档依旧是米兰达、库洛和豆芽菜,
不高兴的撇撇嘴,心里一闪而过的橘红色身影让他逃避似的加快了步伐。
───────小分割线────────
用往常的方法搭上火车,
新人库洛和米兰达显然不能习惯,豆芽菜险些被他们撞出车外,
手忙脚乱中神田拉风的大衣衣角被无辜的亚莲踩住,
於是神田以极不优雅的姿势摔倒在了行使的列车车顶上,
柔软的脸颊与冰冷的铁皮相撞,
顿时一切定格……
“你们……再拖我的後腿就统统去死……”
六幻的寒光闪的三人退出几步远抱在一起不停的点头点头点头,
毕竟神田是出了名的刀下无情……

好不容易做到了华丽的车厢里,
亚莲认真地读著任务书,库洛和米兰达玩扑克,
神田托著下巴自然而然的又望著窗外的夜景,
今天的还是没有星星,
垂下眼睛,不得不承认,
心里有些失落。
突然,火车发生了剧烈的震动,
尖叫声从前面的车厢传来。
四个人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第六感永远都不会错,
恶魔来袭!

冲出已经停下的列车,
本来就漆黑的夜空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敌人,
神田定定的站在战场上,六幻却未出鞘,
因为,
他在这一片黑暗的中央,
看到了久违的橘红色……

3.
瞎男孩匆匆赶路,却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他穿过宽广的草原,
路上的砂石没破了他的鞋子,刺伤了他的双脚。
男孩看不到路的尽头,绝望的想:
或许自己无法达成愿望。
细心的杂草察觉到了他的心思,
於是对绝望的瞎男孩说:
请踩在我的身上吧,我保护你不被砂石伤害。
於是,瞎男孩再次踏上征程。
殊不知,在他走後一场大火烧光了草原……
死神手持绝望的火种狞笑著,
从此,所有的植物都发誓不再帮助瞎男孩
然後……
…… ……
─────我是童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神田!”
亚莲挡住恶魔的攻击,呼唤著神田的名字,
神田立刻回过神,抽出六幻。
但是眼神却一直望著天空的一点──
──橘红色。
拉比!?
为什麽他会在这里?

“死兔子!”这次六幻未留情面,笔直的挥了过去,
刀刃没有伤到任何东西,只有铁器的撞击声在耳边回荡。
“阿优……?”
似乎是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当住攻击之後才注意到面前的人──
──那张即使生气也一样美丽的脸。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给我解释清楚!”
“这个啊……”
拉比的眼睛从神田的脸上移开,心虚的表现。
“其实…就是……我现在是这边的记录者。”
话音未落,一个耳光打得眼前星光灿烂,
紧接著就是“界虫一幻”的喊声。
仓皇的展开防御,拉比难得的露出苦笑。

阿优……请相信我……
我没有背叛你……

“火判!”
红莲升空,绚烂的燃烧著。
恶魔死了大片,除魔师却毫发无伤。
“这样可不行呦,少年。”
缇奇叼著烟卷突然出现在拉比身边。
“你的行为,可不是在帮助我们呢……”
悠闲的吐著烟圈,一直手搭上拉比的肩膀。
“走开。”厌恶这个男人,这个曾经伤害过教团同伴的男人。
缇奇并未生气,只是耸耸肩乖乖的将手移开。
“好了,少年。我来教你如何当个好诺亚。”
缇奇微笑起来,危险的气息漫延开来,弹落烟灰,缇奇•米克正式发动进攻
蓝色的蝴蝶顿时旋绕在身边。
“阿优!”声音已经嘶哑了“阿优,危险!”
“哦?原来那就是你的弱点?”
原本分散的攻击逐渐向神田的方向集中,
神田优微微出了冷汗。
“神田!”顶住攻击,亚莲再次掩护了他。
“切!”不甘心,同时也很感谢,
没想到豆芽菜也蛮有用的。

华丽的的剑法,只看到银色的弧线在空中划过。
米兰达的时间能力确保了大家的生命,
库罗和亚莲并肩作战。
眼看恶魔的大势已去可缇奇依旧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还是指挥著唯美的蝶攻击著那一个点,
──弱点。

神田的体力渐渐支持不住,攻击的速度明显的开始削弱了,
一不留神,腹部传来剧痛,
忍痛斩断面前恶魔的身体,身体不自觉地向後倾倒,
失足,
落入深林。
“神田!”亚莲抛下战友紧追其後,
拉比在缇奇旁边恨恨的握紧武器,
他不想看到那纤细的身体靠在另一个人的怀里,
可是,
任务,总归是要完成的。

──神田,如果天上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4.
瞎男孩匆匆赶路,却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他穿过茂密的森林,
身旁的荆棘划破了他的衣服,刺伤了他的身体。
男孩看不到路的尽头,绝望的想:
或许自己无法达成愿望。
好心的羚羊察觉到了他的心思,
於是对绝望的瞎男孩说:
请骑在我的身上吧,我保护你不被荆棘所伤。
於是,瞎男孩再次踏上征程。
殊不知,在他走後一阵飓风踏平了森林……
死神狞笑著,走过鲜红的大地。
从此,所有的动物都发誓不再帮助瞎男孩
然後……
…… ……
─────我是童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神田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森林里,
腹部的血已经不再流了,
可是依然钻心的疼。
亚莲紧紧地跟随在他的後面,嘴巴张开又合上欲言又止。
…… ……
“你到底想说什麽就快说。”
神田停下脚步,回头说道,难得语气温和。
“拉比的事情……”
“我现在不想提起他。”
“请你一定谅解拉比,他是为了你才……”
亚莲缓缓道出事情的缘由:
诺亚那边有异能感的情报在很久之前就在教团里传开,
可是这事一直当作谣言也没有人去特别关注过,
其实这个情报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时机未到不方便行动。
拉比原本是要与神田搭档去诺亚那里偷出异能感,
可是当拉比知道的时候却说:“不能让阿优知道这事,他若知道一定会拿著六幻直接杀进诺亚大本营送死的,还不如利用我和老爷子的中立身份去执行这份任务更来得恰当。”
於是他们就偷偷的走了,这件事情也被当作机密处理。

“那你怎麽知道?”神田问坐在对面的亚莲。
“其实……”可爱的白发少年稍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
“在出发之前,拉比来找过我。”
“……”
“他说,不可以趁他外出执行任务时勾引他老婆……”
“谁是他老婆!”
(注意:神田这句话并非问句)
“为什麽吃醋?不就是神田你吗?”
亚莲无意间会错意,火上浇油。
“我才不是他老婆!”
然後神田撇过烧的通红的脸小声地碎碎念:“我们又没结婚……”
“可是拉比说你不是已经是他的人了麽?”
“不要听他胡说!什麽他的我的!”
因为太过激动,腹部的伤口又裂开了些许,
神田捂住腹部用眼神杀死亚莲一千遍……
……我只是阐述实事啊…
无辜的好孩子亚莲心里著实很委屈。
…… ……
“好了,我们现在要赶到那边的山地去接应书翁。”
闲聊结束,亚莲站起身来继续任务。
“?”
“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接应他们,回收异能感。”
“……可是考姆林给我的任务书上写的是消灭恶魔”
“可能是他耍你。”
“…………”神田再次用眼神杀死亚莲一千遍。
……我又说错什麽?……
亚莲欲哭无泪。
……
─────我是出场次数日渐减少的分割线──────

两个人跌跌撞撞走到目的地,
见到了前来接头的书翁。
“你们来了。”
几日不见,书翁似乎非常疲惫。
“拉比呢?”神田走上前去问到。
“那小子现在正搅乱敌人的视线,我趁机拿到了异能感。”
说完,从衣服里拿出一个闪著朦胧光彩的东西,
交到二人的手中。
“我现在还要回去,不能放著那个臭小子不管啊。”
书翁叹了口气,这个任务的压力可想而知是十分沈重的。
“你们的任务完成就快点回教团,我和拉比近几日就会回去。”
说完,书翁就消失在了深林中。

近几日……到底是几日呢?
神田微微皱起眉,
握紧六幻。
“豆芽菜。”
“干吗?”被这样称呼依旧是不爽,可居然也习惯了。
“如果黑夜里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我吗?”亚莲歪著头沈思一下“点灯呗。”
“…………这个答案完全没有参考的价值。”
“居然这样说!那你的答案呢?”不服气,亚莲反问神田。
“我的答案?”神田背过身去,难得的温柔微笑著说:
“保密。”
…… ……

5.
瞎男孩匆匆赶路,却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他穿过繁华的城镇,
身无分文的他,饥肠辘辘的倒在路旁。
男孩看不到路的尽头,绝望的想:
或许自己无法达成愿望。
善良的路人察觉到了他的心思,
於是对绝望的瞎男孩说:
给你这些钱,去买些吃的继续上路吧,你还年轻不能就这麽死去。
於是,瞎男孩再次踏上征程。
殊不知,在他走後一场瘟疫洗劫了城镇……
死神狞笑著,扛起闪耀寒光的镰刀。
从此,所有的人类都发誓不再帮助瞎男孩
然後……
…… ……
─────我是童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要说等待,
神田优并不擅长。
拿起杯子,喝一口几乎冷掉的绿茶,
微微皱起眉来。
几天了?
自从在那个任务时以敌人的身份见面之後多长时间了?
将空杯子放到一旁,又开始急躁。
想来:
教团里的人脾气都能相处得很好,
温驯如亚莲,可爱如李娜丽,
拉比更是一年四季的阳光灿烂好少年。
自己则是习惯在角落默默的喝茶吃饭,
然後执行任务。
为什麽会与这样无聊的自己扯上关系?
是无意间的错误吧……
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那,
又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
他开始告白说:爱。
早就忘了,因为从没有当真。
谁让那个兔子总是一脸嘻嘻哈哈的样子,
没正形。

想到这里,神田微微挑著嘴角自嘲,
伸手拿起杯子递到嘴边才想起杯中的凉茶早就喝光了。
於是起身,
走出房间来到食堂。
似乎,拉比失踪事件已经告一段落,
没有人再谈论。
向每天心情都大好的食堂主厨要了些荞麦面,
──这个唯一可以让他会想起家乡的食物,
慢慢吃起来。

好无聊啊……

“快点!快点!有伤者!”
走廊传来医护班的声音,
不以为意的将目光瞥向窗外,
虽然也没什麽好看的。
“是上次失踪的那小子!快点!”
“砰”椅子应声倒地,神田的位子上已经不见人影。
是拉比!
神田急急的冲出去,其他人都奇怪平日里这个冷静的人为何如此慌张。

拉比被人用担架抬进来的时候,
胸前几乎是一片鲜红的。
书翁跟在医护班的後面,一声不响。
“喂,他怎麽样?”
他拽住一个医护人员用吓死人的表情逼问道。
“这个阿……没什麽事……”
“少来!他身上这麽多血到底出了什麽事?”
“阿优……”听到熟悉的声音,神田立刻望向担架上的人。
“阿优你这麽担心我真的很高兴啊,不过这不是我的血啦……”
医护人员接著说“是的,他只是撞到头有些轻微脑震荡而已。”
“……”
白担心了?
不,只要他回来就好……
“阿优,”拉比勾勾手指,示意他走近些。
走近他,突然头被拉下来,
紧接著口中就充满了不属於自己的味道,
深吻,
那侵入口腔的舌的确让神田著实慌乱起来,
可是张开嘴发出的声音全都变得模糊,
很长时间……
“臭小子!”
书翁无奈的打了拉比受了轻伤的头部,
嘴巴顿时恢复了自由,可是同时神田也明白自己刚刚做了什麽。
“你……”六幻发动“还嫌死得不够是不是?!”
“哇!快把伤者抬走!”亚莲从後面拦住神田,拼死向医护班大喊。
“阿优!我爱死你了!”
拉比还在飞奔的担架上向神田飞吻。
“够了!闭嘴!”
果然,他一回来就一切晴天……

捂著充血的嘴唇,
神田微微呼出一口气,
……神啊,虽然我从未相信你,
但是,谢谢你……
……让他回到我身边。

6.
然後……
然後就这麽失去一切的瞎男孩,
却并未停下脚步,他终究见到了神明。
──“我想要摆脱黑暗。”
男孩说。
天神微微的笑了,回答道:
──“那你不必找我。”
──“只需睁开眼睛。”

只需要睁开眼睛。
……这样简单的事情为何要牺牲这麽多之後才能了解呢?
──幸福和希望就在忽视已久的,
最近的地方。
……
─────我是童话和正文的分割线─────

──我不喜欢悲壮的恋情。
这是神田去探望在床上装病的拉比的第一句话。
──平平淡淡就好。
这是神田去探望在床上装病的拉比的第二句话,
也是最後一句话。
然後就坐在床边没再说下去。
──那,阿优,你感觉到了麽?
神田将头回过去望著发问的兔子,用眼神询问他“感觉到什麽?”
──爱。
兔子回答,眼睛里的喜悦能将阳光融化。
神田皱著眉,苦笑一下,
又把头转回来,没有回答。

……笨蛋,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再往下就是长时间的沈默。
拉比似乎也不想知道答案,
只是翻过身来靠近坐在床边的神田,
摆弄他垂在手边的长发,
让那丝绸的触感缠在手指上,再轻轻松开让它滑落。
宁静的让人觉得这是幻觉,
一般人在极度幸福的时候都会觉得现时就像幻觉。
平平淡淡的幸福,
充斥著这个不算整洁的小房间。
神田淡淡的笑了,
他享受幸福的样子
即脆弱又美丽……

───────分割线────────

第二天,
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来。
天还是暗色的,
早起早睡的好习惯神田一直保持不变。
刚刚起身,腰部的酸痛就毫不留情的袭来,
於是再次倒在床上。
──不节制的後果。
无奈的叹口气,伸手去拿被乱丢在床头的团服,
当指尖掠过那蓬蓬的橘红色头发时,
停顿了一下,
转而报复性的乱揉一把。
而那被欺负的人也只是像说梦话一样哼哼著:
“阿优,我还想睡啊……”
然後腰上就多了个爪子,稍一用力自己就又贴在他的胸口,
听到了他均匀的呼吸,
神田突然觉得:
其实偶尔赖床也不错。

就这样,难得悠闲的浪费了一上午。

───────上午和下午的分割线────────

“拉比我来看你了。”
大约下午午饭时间刚过,
好心的豆芽菜拿著买来的点心看望号称“伤得很重几乎残废可能最近都没有办法执行任务或许以後几年都要在病床上度过”的“可怜”友人。
不过……开门之後却突然在脸颊旁边闪过一把利器重重插在墙上。
亚莲回过头去仔细打量这个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凶器之後得出结论:
──没错,这个怎麽看怎麽眼熟的东西就是曾经把自己的左手砍成二级伤残的六幻。
可是怎麽会在这里?
亚莲顺势望向病床,
但动作进行到一半就被某个熟悉的声音喝住:
“豆芽菜你要是敢往这边看我就宰了你!!!!”
还有,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悠闲的说:
“阿优,你莫激动啊。”
“你给我闭嘴!”
“可是阿优我不得不说你压到我腿了好痛啊……”
“我叫你闭嘴!!!”
随後是一阵撕打惨叫声,但很快就寂静下来。
亚莲则一直乖乖保持头向窗外看的动作。
“豆芽菜,”
那个熟悉的声音平静了一下说:
“你把东西放在地上转过身,不许回头,立刻马上给我出去。”
另一个声音接著小声补充道“不要把握和阿优的事情告诉别人啊。”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撕打惨叫声……

亚莲乖乖遵从指示,
出门刚走了三步就遇上了考姆林,
於是虚心好学的孩子向(貌似)知识渊博的室长请教:
为什麽神田会在拉比的病房里,而且还不让人看?
考姆林先是愣了一下转而微笑转而奸笑转而正色道:咳咳,亚莲你还小啊……
之後当神田和拉比一起去餐厅吃晚饭的时候全部人将目光齐刷刷射向两人,
於是教团基本设施损失严重,
原因大家心知肚明。

──这样的教团才让人觉得安心啊。
如此感叹地亚莲立刻被旁边的人吐槽说难道亚莲君是被虐癖?
前者挠挠脸颊说:我不是啦……
然後又前言不搭後语的继续感叹:回家真好。
…… ……
─────最後一次出场的分割线─────

晚上拉比慵懒的趴在窗台上,
神田在一边擦著六幻。
──喂,阿优。
这个生音依旧是喜悦的。
──你还未回答我。
──回答什麽?
神田没回头,随便搭上一句。
──如果没有了星星,你会怎样?
──哼,无聊。
这麽说著的神田优,放下武器来到窗边,
在拉比的旁边趴下看著已经漆黑的天空。

──如果没有星星的话……
……跟你一起赏月也不错。

拉比伸伸懒腰,神田眯眯疲劳的眼睛,
两个人趴在窗台上吹著晚风,
月光如水,群星闪烁。
一切静止,
寂静,无声。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