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迷路游戏(RK)

1.
翻开画有星星月亮城堡的硬书皮,
童话如梦幻般在夜幕中开始……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华丽大宅的窗台上有一盆仙人掌,
它一个人孤零零的在窗台上,或许已经被人遗忘,
只凭著雨水、阳光和小鸟带来的一点点肥料才活到现在,
坚硬的刺和墨绿色的身体称不上美丽,但却昭示著自己的坚强。
它天天凝望著楼下的巨大花园,和宽广的天空,
那里蝶蜂成群,却没有一只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於是仙人掌闭上眼睛,漠视一切,
沈睡,
许久许久许久,
直到有一天………
一只蝴蝶发现了它……

─────────分割线的工作就是分割───────────

真是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故事,
为什麽不写鲜花呢?
为什麽要写仙人掌呢?
还有,为什麽自己要闲得无聊去看什麽童话呢?

神田啪的把书一合,放回了布满灰尘的书架。
正想找在图书馆工作的人员来清理一下,却觉得肩上一沈并且章鱼触角似的手臂紧紧缠上自己的脖子。
“阿优,这麽刻苦努力勤奋好学真是我的好榜样好夥伴好兄弟我真的好高兴啊啊啊啊~~~~~”
“……再那麽叫我就杀了你。”狠狠地回头瞪著那张标准的傻子笑脸。
“阿优每次都这麽说可又有哪次真的下手杀我的?”厚颜无耻,脸又贴得更近一步。
忍无可忍,终於六幻出鞘,
伴随著“哇呀呀,好险好险差点削掉我的鼻子啊!”的夸张大叫,手松开了。
脖子和肩膀突然觉得寒冷,才离开不到一秒锺自己就开始思念那温暖的手臂了?
真是无可救药呢,自嘲一样撇撇嘴角,
看著眼前橘红色的阳光少年,
────此人名叫拉比,姓氏不详。

“阿优刚才聚精会神看书的样子好少见,你看得什麽?”拉比扭头漫不经心的打量著古旧的书架。
沈默许久,用鼻子哼出两个字:“童话。”
“童话?!我也看过哟!”不知道为什麽,他突然来了精神,
“就是讲的一个傻乌龟和一个兔子比赛跑步,然後兔子坐著红色跑车用光速完成比赛获得第一的故事对不对。”
“谁告诉你的?”
“考姆林。”
“………………”默默的从书架上重新抽出那本童话,递给面前可爱的孩子。
“我就不打击你了,自己慢慢研究去吧。”神田语重心长的说完,转身走人。
留下拉比一个人奇怪的碎碎念说“难道不是跟乌龟比赛而是跟豪猪麽……?阿优真是注重细节呢。”
拿著稍稍厚重的童话书,幸福的傻笑。

─────────分割线的工作就是分割───────────

在房间,
一个人擦著爱刀六幻,
听者墙上时锺发出的有节奏的滴答声,
陷入了一种寂寞的幻觉里,
觉得胸口的咒文变得灼热,
提醒他,
时间时间,已经开始从沙漏里下落。
“唰”
挥一下刀,斩断自己的的思绪。
正好听到广播里传来考姆林的声音:
“神田优和拉比速到我的办公室,再不来就罚你们给我打扫卫生!”
才不急不慢的提上刀,推开门。
“阿优,你好慢呢,我都被你害的迟到了!”
阳光一样的特大号笑脸出现在面前,
吓的神田差一点就拔刀出来。
装作没看见,
大步向前走。
听到身後“等等呀,阿优!”的声音。
不知为何,觉得突然好开心,
於是微微扬起了嘴角,在心里轻声说:
“谢谢你肯等我。”

但自己心里也同时明白:
有人的力量来自快乐,
有人的力量来自悲哀,
他属於前者,
而自己,
属於後者。

2.
为什麽不说话呢?
为什麽不开花呢?
蝴蝶翩翩飞舞在仙人掌的旁边,
不停的询问著,
答案只有沈默。
但是比起呱噪的鲜花,蝴蝶更喜欢它的沈默。
於是蝴蝶每天都来,
“请开花吧,你开的花一定与众不同。”
它这样说,
可是仙人掌又怎麽能开花呢?
所以喜欢蝴蝶的仙人掌好苦恼,好苦恼……
…………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来到考姆林乱到可以用人间奇迹来形容的房间,
发现已经先到了几个战友:亚莲、李娜丽和米兰达,
────这个任务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神田默默的握紧了六幻,
至於拉比还拿著童话慢慢研究兔子到底是跟乌龟还是跟豪猪赛跑的问题。
“听好了不许看闲书,拉比,说的就是你!咳,这次的任务是去大西洋上的某个小岛找东西。”
“哪个岛?”
“不知道。”
“找什麽?”
“不清楚。”
“这你让我们怎麽找啊?!”
“你们自己去推理啊~~~~”
“你当我们是名侦探柯X啊!!!”
“呵呵,看在你这麽恳求我的份上我就把任务说明和地图给你吧。”
────若不是众人在身後抱住神田拼死相劝“算了算了考姆林欠扁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个白痴一般见识”神田优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一拳打过去一脚踢过去一刀劈过去了。

“人,太欠扁,性命堪忧也。”
         ──常年辅佐考姆林的科学班班长如是说。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一行人坐上教团拿团费购买的大船,开开心心的上路了。
任务内容很简单,就是找到大西洋A小岛上的异能感而以,
可是一般两个人完成的任务却用了五个人,
这要不就是考姆林吃饱了撑的没事做让大家趁机度假要不就是这任务另有隐情,
──但愿是前者。

一路上真是风平浪静,所以闲到发慌的拉比提议玩游戏。
亚莲说:我们玩赌牌吧
李娜丽说:我们玩词语接龙吧
米兰达说:怎麽办我还没想好玩什麽呢你们等一下啊啊啊我真是没用连个游戏都想不出来但是我真的好象玩啊请不要鄙视我啊……(後面的无视)
拉比说:我们玩蒙眼抓人吧
神田说:就听拉比的吧。
於是就决定玩蒙眼抓人。

拉比当鬼,被蒙上眼睛。
其余三人或是拍手或是叫名字或是躲在角落画圈圈,
神田没有参加,坐在一边。
抬头看著白云蓝天,
突然记起昨天那个未看完的童话,
那个仙人掌是否也是看到这样的蓝天……?
眼睛微微眯了眯,阳光太刺眼,
海风吹著头发,潮潮的带著咸味,
舒服的让人想睡了……
“抓到了。”
刚刚准备闭上眼就别某人按在地上,
那张高兴的大脸再次出现眼前,蒙著眼睛依然看得出他兴高采烈。
“不要动,让我来摸摸看你的脸,猜猜你是谁。”
话音未落,温暖的指尖就落在了自己的面颊上,
被海风吹拂的有些冷的脸一下子好温暖。
很仔细的,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唇拉比都细细的用手指描画了一遍,
转而摸到耳朵,又轻轻的滑向脖子。
神田微微抖了一下,有奇怪的感觉。
“……咦?为什麽李娜丽摸起来张的跟阿优这麽像?”
“死兔子从我身上滚下来!”
红著脸把拉比踹飞,神田十分尴尬的站起来,
────为什麽自己要被他乖乖的摸啊!
後悔的肠子都青了。
“哎哎?!真的是阿优?!早知道就多摸一会了!!喂,大家听著!我摸到阿优了嗄!!!”
像重了头彩一样拉比高兴的跳来跳去,挥著双手。
亚莲和李娜丽无奈的说:“恭喜恭喜,不过你先冷静冷静。”
米兰达还在画圈……

背过身去让海风继续吹拂自己,
脸上的绯红却怎麽也无法退去,
切,真是倒霉!

3.
仙人掌喜欢上了蝴蝶,
所以想要开花。
它拼命的吸收阳光,
尽力的汲取雨水,
并恳求路过的小鸟再多给自己一些肥料。
它时时猜想自己到底会开出什麽样的花,
可日复一日,终究没有实现梦想,
月光下的仙人掌好沮丧好沮丧……
蝴蝶陪伴在它的身旁,
微微震动翅膀,恋人的悲伤让自己也心痛不已,
於是蝴蝶下定了决心,去寻求神明的帮忙,
请耐心等待吧,仙人掌,
等它回来带给你花香……
…………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优~~~这是个悲剧啊~~~~~!!!”
不知道那根筋不对的拉比突然哭得稀里哗啦拽住神田的衣角死活不松手。
“什麽悲剧不悲剧的!”神田优看到别人哭就心情不爽。
“就是兔子啊!!!居然输给乌龟啊!!!太难以置信了,一定是乌龟暗中耍诈在兔子的早餐里放了安眠药对不对?!要不然怎麽可能睡著?!真是天大的悲剧!阿优你说我是不是分析的有理你说你说你说啊!”
“烦死了!!!看个《龟兔赛跑》至於哭麽!!!?”
神田实在受不了跟低龄小朋友的谈话,随即推开卧室的门出来透气。
“神田先生,”通讯人员刚好准备敲门拜访“你的电话,考姆林大人打来的。”
虽然在考姆林後面加上“大人”二字让人很不舒服可神田还是接过了电话听筒,
“喂?”
“啊,我是考姆林。”
“……我知道,说重点。”
“就是这个那个那个这个……今天天气不错呢!”
“我要挂断了。”
“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
“你去告诉别人吧,我不想听!”
“我已经给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打过电话了,拜托了~~~~~”
听到电话里突然传来“喂,不要偷懒快点工作”的班长的声音,神田知道这斯又借著打电话偷懒了,
可是自己没有这麽多耐性跟他耗。
“快说!”
“就是……我们发现诺亚那边也有行动,通知你们小心一点,要保护好我妹妹啊啊啊啊!”
“……说完了?”
“没有没有,我还想告诉你明天的天气预报。”
“不用了。”
“那就告诉你後天的大後天的顺便我们也一起回忆一下昨天前天的天气如何总之不要挂电话啊不要挂啊求求……”
“哢嗒。”
利落的扣上话筒。

继续一个人在甲板上看白云蓝天。

“神田,你也出来透气啊!今天的天气真的是不错。”
今天第二个跟自己赞美天气的人是亚莲,
扭过头去不理他,
跟他没共同话题。
“跟拉比同房睡得怎样?”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跟我提那个傻子。”
“他的睡相不好?”可爱的白发少年颇是担心。
“……他看《龟兔赛跑》看得哭了一整晚。”
“哪个故事真的很感人呢!”亚莲直起身子一脸深有感触的样子
“兔子为了鼓励乌龟故意输掉了比赛真是让我一想起来就好感动呢!”
神田突然觉得:
要麽是自己疯了,
要麽就是世界疯了。
为什麽一个童话就能出这麽多个不同的读後感呢?
亚莲没有察觉到神田复杂的心情依旧继续靠在船上享受海风,
“天气真好啊,要是能发生些什麽好玩的事就好了。”
他是没有恶意的,
谁都知道亚莲是个善良纯真友好的乖孩子,
除了偶尔赌博而且不分敌友的出老千之外没有缺点。
或许,
就是因为他太优秀了所以老天就准备满足他的一个愿望──
────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
暴风雨来了……

4.
蝴蝶飞向高空──那是神明居住的地方。
狂风和闪电在它的身边虎视眈眈,
蝴蝶用力挣脱了他们的束缚,
穿过白云之後来到天堂。
背後长有像天鹅一样翅膀的美丽的人微笑著接待了它,
──可爱的蝴蝶,你要我帮你做什麽?
神问。
──我想要仙人掌开出美丽的花朵。
它说。
神摇摇头说:
不行,因为这个仙人掌从没有向我祈祷过,
我不能帮助这麽不虔诚的人。
於是,
蝴蝶告别了洁白的天堂,
转身飞向地狱去寻求恶魔的帮助。
请耐心等待吧,仙人掌,
等它回来带给你花香……
…………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暴风雨过後,天气又变得阳光明媚。
神田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是一片沙滩。
昨天的暴风雨来得突然,没能马上发动异能感就被海浪推下了船,
自己唯一能记起的就是自己昏倒前的一幕:那条教团用廉价买来的破船被巨浪打得稀巴烂。
勉强站起来摸摸腰间,还好,六幻还在。
但是头发上一层晒干的海盐,身上也是湿嗒嗒的,
尤其是自己拉风的长袍团服吸水之後更是重的不可思议,
真怀疑自己怎麽不会沈到海底的?
莫非是旁边这个脑袋插在沙子里的傻小子把自己背上的岸?
答案显而易见。
“死兔子!”连拖带拽地把他从沙子里弄出来抽了两个耳光。
“呜呜……我醒了我醒了,阿优你真是的没听说过要用吻唤醒公主的麽?”
“…………你脑子到底还是进水了。”
脱下潮湿的衣服,胸前鲜红的咒文果然很明显。
拉比盯著看了一会儿,表情暗淡的将视线移开,
他似乎已经知道了关於这图案的含义……
装作没有看到他担心的眼神,神田继续四处寻找失散的夥伴,
────结果却是在热带雨林里迷路到傍晚。
不过经过一番调查发现:这里就是那个挨千刀的考姆林说的A小岛,
……也算是,老天有眼?

於是,两个人决定先在比较干燥的山洞里过夜。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优,你吃这个,很好吃。”说著拉比递过来一个像是烤熟了的大龙虾似的东西。
接过来,打量了半天问:“这是什麽?”
“一种好吃的虫子,很肥的很香的。”
“虫、虫子!”
这玩意儿吃了不会死人吧?!
拉比贼笑了一下,
“阿优你不会是怕虫子吧~~~~~~?”
“切,我没有害怕的东西!”
……除了时间。
一闭眼一狠心咬了那只烤熟的虫子,结果味道真的不赖。
“对吧~~~没骗你吧~~~~”不知为何拉比甚是得意。
不管他,神田继续吃自己的虫子,
突然安静下来的气氛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现在又没有合适的话题,
只有燃著的木柴劈啪作响,
为布满星辰的夜幕作伴奏点缀。
…………
“阿优,”最先打破沈默的还是拉比,
“过来让我抱著你。”
“……哈?”一时间没能理解他的意思。
“过来让我抱著你。”
“用不著。”
“你很冷吧?”
衣服都放在篝火旁烘干,神田的确是被风一吹就起鸡皮疙瘩,
────可是也不能让他抱著啊!
“不用客气。”拉比一脸理所当然的把神田拽过来拥进怀里。
“谁跟你客气!别碰我!”挣扎挣扎,终是徒劳。
“哎呀,可是神田君也不是照样碰到我了麽?所以不是我碰你,而是我们互相碰。”
“…………这话听著怎麽这麽别扭……”
“好啦,”拉比的手环过神田纤细的腰,下巴放在神田的肩头“这样暖和多了。”
虽然很想推开他,然後狠狠地揍他一顿,
可是从背後传来的温度真的让人很舒服,
神田甚至觉得,
脸已经好热。
所以那些损人的话最终也未能说出口,只好不甘心的说一声“切!”
而拉比也只是傻笑著枕在神田光滑的肩上趁机亲上几下幸福的死去活来。
“喂你不要在我肩上蹭来蹭去恶心死了!”耳根都红透的神田发出警告。
“可是好舒服啊~~~~~”
“舒、舒服你个头啊!”
“呐,神田。”突然拉比收紧臂膀,两人的胸与背紧紧相贴“你会为了心爱的人而死麽?”
“…………不会。”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你呢?”神田侧头反问。
“我会。”
拉比温和却毫不犹豫的,
幸福微笑了。

5.
蝴蝶飞向深渊──那是恶魔居住的地方。
硫磺和火焰想要夺去它的生命,
蝴蝶吃力的摆脱了重重包围,
穿过黑雾之後来到地狱。
背後长有像蝙蝠一样翅膀的可怕的人狞笑著接待了它,
──可爱的蝴蝶,你要我帮你做什麽?
魔鬼问。
──我想要仙人掌开出美丽的花朵。
它说。
魔鬼摇摇头说:
不行,因为这个仙人掌实在太善良,
我不能帮助这麽善良的人。
於是,
蝴蝶告别了恐怖的地狱,
转身飞向人间去寻求人类的帮助。
请耐心等待吧,仙人掌,
等它回来带给你花香……
…………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一大早醒来,却不见了昨晚一直抱著自己不放的拉比,
非常奇怪;
穿好已经烤干的团服,四处张望著寻找了半天仍不见其踪影,
开始担心了。
“优,我在这里。”
刚准备到洞穴外面去找找看的时候却听到洞穴里面传来模糊的声音,
慢慢的走进洞穴深处,
一片漆黑的环境,
“这里。”手突然被握住,拉著向前跑。
──这家夥到底是兔子还是猫啊居然能在这黑的地方看得清东西!
神田打心底里疑惑了。
没有预警的眼前一亮,晃的神田眯起了眼睛,
当再次睁开的时候地点已经变成美丽耀眼的大湖边,
草地、花鸟和湖中心小岛上的参天大树,
………这里是……童话世界?!

“欢迎阿,好久没人来啦……”
身边不知不觉多出来一个面目慈祥的老人,
神田反射性的将手压上六幻,
因为这个老人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老伯,你早啊。”
拉比非常开心并有礼貌的打招呼。
“呵呵,好漂亮的少男少女,来找我的麽?”
“……那个…老伯。虽然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是在我身边这个也是男的呦。”
“难道你们不是夫妻吗?”
“拉比你不要拦著我让我砍死这个老家夥!”
“冷静,阿优!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异能感啊!”
“啊?!”没听错吧?
“容易冲动的少女或许你难以相信,但我的确是有灵魂的异能感。”
“我在重申一遍!我是男的!!”
“算了算了,”拉比劝下激动地神田,
“我昨天晚上就发现这里有奇怪的空间,没想到这麽容易就找到了!”
他笑笑接著说:
“而且老伯可以自己发动异能感呢,超级厉害的!”
“啊呀,可爱的男孩你这样夸爷爷,爷爷好高兴啊。”
“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神田看著这脱线的两人觉得自己还真是累啊……
“喂,你有什麽能力?”平复以下想砍人的心情,神田接著问。
“说起爷爷我的能力啊……可厉害啦……”老人摸摸又白又长的胡子,
“少废话,快点说!”气得有点开始头疼了。
“就是……”“等等!”拉比示意老人安静下来,
突然传来的杀意冰冷刺骨,
神田马上开始警戒。

“哎呀,这麽快就发现了。”
低沈而磁性的男子的声音从湖中心的小岛上传来,
随即树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缇奇.米克,
这个高大且皮肤偏黑的绅士用嗜血戏虐的眼神挑衅著对岸的圣职者,
脸上的微笑让人心惊胆战。
“噢呀?怎麽不见可爱的白发少年?根据情报他也应该在啊?”
缇奇突然非常吃惊的询问道。
“你的情报该更新了,亚莲可能已经回总部了。”
拉比掏出锤子恨恨的回答。
“唉~~~~”缇奇无奈的抓抓头发“真是没意思,那就速战速决吧。”
轻轻打一个指响,成千上万的恶魔从四面八方飞来。
这次真是抽中了下下签,
先不说大批量的恶魔打起来费时又费力,
更别说再加上一个超级厉害的BT诺亚。

这场战争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就是:难
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完蛋
用三个字形容就是:死定了
但这无法逃避,
神田握紧六幻,
准备迎战。

6.
蝴蝶飞啊飞啊,渐渐的觉得疲累了,
但是依旧飞翔著,
它来到了最後的希望之地──
人间。
在麦田里收割的老妇人抹抹头上的汗水慈爱的微笑著看著它
──可爱的蝴蝶,你要我帮你做什麽?
老妇人问。
──我想要仙人掌开出美丽的花朵。
蝴蝶说。
老妇人点点头答道:
好的,让仙人掌开花有何不可呢,
但是,你要用美丽的翅膀作交换。
蝴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於是,老妇人用手指敲了仙人掌三下,
仙人掌的头上慢慢的张出一个红的像血一般的花苞。
蝴蝶同时也失去了翅膀,
失去了闪著耀眼光彩的
美丽翅膀……
…………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怎麽不行了?刚才的气势哪去了?”
缇奇闲闲的抽著烟,嘲弄眼前伤势严重的美人。
刚想反驳他,就吐出一口鲜血,
不过不要紧,还能战斗,
这点点伤很快就会好的,
很快。
让拉比先带著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的老伯离开的决策是对的,
现在他应该已经顺利的脱离恶魔的包围了吧。
不知道为什麽,
神田反而觉得高兴了些,
不是为了异能感,
而是为了那个傻兔子的平安无事而高兴。

晃晃悠悠的勉强站起来,
现在还不能倒下。
“还想打麽?”弹弹烟灰,缇奇眯起了眼睛。
“这样的身体,别说是跟我打就算是普通的恶魔你也是招架不住的。”
“这不用你管!”
利落的挥刀冲刺被他轻松闪过,接著腹部受到了冲击,
一阵头昏目眩倒在了地上。
“我就说你伤得太重了,还这麽勉强。”
──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害的!
虽然很想这麽说可是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
缇奇抓著神田柔顺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
拽开他缝有银色扣子的团服前襟,
红色的咒文暴露在空气中,
好冷。
“哦?!”缇奇颇有兴趣的小声感叹了一下“想不到你居然有这个印记。”
手指抚上洁白的胸膛,在红色的文字上稍加停留。
“呵呵,你跟白发的少年一样有趣。”
“不要碰我的阿优!!!”
吵耳的声音突然在空中传来,随後抓著头发的手松开向後一丢,
就这样被摔到一个人的身上。
“优!阿优!你没事吧!”伴随著焦急的声音一抹橘红色出现在眼前。
好想说:你怎麽才回来。
可是出口却变成了:不要你多管闲事。
他却开心的笑著回答:
“抱歉我来晚了。”

拉比带著正好赶来支援的亚莲、李娜丽和米兰达出现在战场。
“亚莲,这里先交给你们了,我先带阿优离开。”
拉比回身向赶来增援的夥伴说了一声,急急的抱起重伤的神田向森林的最深处赶去。
“阿优,你坚持住啊。”
“……你好吵。”
“我们还没结婚可不能就这麽死了啊。”
意识模糊的神田没有注意这句话的主语不是“我”而是“我们”。
拉比看著虚弱的神田,暗暗下定决心:
“阿优,不管怎样请你不要生气。”
他飞奔到异能感老伯藏身的地方,
轻轻将神田放到地上,对老伯说:
“请使用您的能力,我愿意遵守条件。”
老者微笑著点点头,说:
“可以。”

7.
红色的花苞在晨光中慢慢绽放,
失去翅膀蝴蝶看著仙人掌开出一朵美丽的红色的花,
就像火一样,炽热的爱恋。
蝴蝶死了,
它为了这花开一瞬的幸福而死,
它的尸体陪伴在仙人掌身旁。
仙人掌流不出眼泪,
它开的花已经无人欣赏,
所以仙人掌从窗台上坠下,
──“啪啦”一声,
摔碎了。

────────我是朴素又实用的分割线─────────

“如果你能让我签契约,我就发誓不再打扰你的生活。你可以在你的空间里,反正你的空间只要不是有意别打开人都进入不了。”
拉比拥著重伤的神田,认真的与老伯协商。
“好吧。”老者担心的看著二人,反动异能感。
“等等!”神田挣扎著从拉比得怀里坐起“你要做什麽?!”
写有古怪文字的长长契约书出现在空中,老者缓缓开口:
“我的能力是可以将人与人的生命平分,不过平分生命的人必须有很深的羁绊才能成功。”
“我不需要!我的伤很快就会好!”神田用尽力气大吼。
“可是你没有时间了,不是麽?”拉比平静的声音里透露出担忧与悲哀,神田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我的时间很充裕,我把他分给你。”微笑了,仿佛这是莫大的幸福。
“我不需要。”
“我需要。”
“……”
拉比在契约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金色的光瞬间笼罩了二人。
“相爱的少男少女啊,等你们有了宝宝不要忘了来看爷爷啊~~~祝你们幸福~~~~”
老者的声音渐渐消失在空中。
只剩下了伤势痊愈的神田和拉比。

神田重重的打了拉比一拳,
“啊!阿优~~~好疼啊~~~~~”
“我不需要你为我而死!”
“阿优……”
“我才不要你陪葬!”
“阿优……不要哭……”
“我、我才没有哭!我不会为你哭!”
“是~~~我知道了。好了,不哭。”
“我没有哭!”
就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被抱住了,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把拉比的围巾弄得湿嗒嗒的。
“阿优,我要更正一下。”拉比亲吻著神田的脸颊,在他发鬓间轻轻的磨蹭。
“我不是陪葬,是殉情。”

──────我是逃避描写战斗场面的分割线────────

任务失败了。
异能感凭空消失,诺亚以及恶魔的大规模出现致使这次的任务提前结束。
虽然被上级狠狠地骂了一顿,但是大家都平安归来也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所以当天晚上就开了欢庆会。
亚莲聚众赌博,参与者无一不输得精光。
李娜丽忙著端茶倒水,
考姆林一边喝咖啡一边擦眼泪说妹妹啊这次的任务这麽危险你能平安无事都是哥哥在保佑你啊……
米兰达被众人逼著COS名画《呐喊》,真是从内而外的像。
拉比和神田在比较安静的窗户旁边,
默默的看著天空,
轻轻的接吻,
然後,
相视而笑。

────────童话分割线──────────

死去的仙人掌的种子撒在了花园里,
几年之後,
生出了许多开著红花的小小仙人掌,
他们的身边总是围绕著几只迷恋的蝴蝶。
它们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故事就这样结束麽?
爱,NEVER END。
永远延续下去……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