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叶吹奏出的童话(Tk)

手指捏下树叶,轻轻地按在唇上吹响,
流畅的声音从夜空滑过,如丝带一样向著苍穹蔓延,
光滑的平稳的悠闲散漫的音符,回荡在寂静无声的小树林里,
寂寞而又美丽。
现在是否真的有彼得潘的精灵在角落起舞,是否有仁慈的仙女在低吟祝福?
所有的童话都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
然後结束在“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
童话很可悲,它永远不及传说来的浪漫真实,但却比现实还要残忍。
神田优一个人在树林里吹奏著轻盈的曲子,
最近他喜欢这样独自享受,
反正本来就是一个人。

他最了解的神灯精灵的寂寞,
在狭小的空间里,一个人等待千年,
却不知等待的到底是谁,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自由自在……

皓月当空,星光点点
───这都是废话,
黑夜可以带来南瓜马车,也可以带来嗜血的狼群,
此时此刻它只是无意义的背景,衬托神田的身影。
最後树叶沙沙作响,风声伴奏,
一曲完结,声音还融在夜色没来得及消散,
神田将湿润的树叶从嘴唇上移开,


依旧是闭著眼睛,享受寂静的唯美。
……
“啪啪啪”
鼓掌声突然把这微妙的梦幻打破,
神田将目光移到声音发出的方向,
看不清楚,
但也知道是谁来了。
每次他吹奏完毕,他总会出现,
没有杀气,没有仇恨,没有理由,
只是捧场的鼓掌,
蝴蝶飞舞做伴。

一开始还是很在意,可是自己竟也容许了他的任性,
没有从交谈也从没有接触,
只是神田将眼神跟他对上的时候,他总会微笑著,
不温不火不卑不亢不怜悯也不缺乏温柔,
人性的微笑,诺亚一族也可以作到麽?
答案待定,
缇奇•米克只做能做到的事情,从不勉强。

神田盯著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身影,
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个人,到底什麽时候会动手?
或是,自己什麽时候会动手?
杀与被杀,
是可以交换的故事结局。
就像魔镜一样,
他呈现给你的,是赤裸裸的无法改变的真实。
现在不想这些,
神田想回去了,
他吹完了,他也听罢了,
今晚虽未到午夜,却已经提前结束了。

跳下树枝,神田惊讶的发现他已经站在眼前,
───终於要开始了麽?今晚就要结束了麽?
我们的童话,真是短暂呐。
想握住刀柄的手被轻轻按住,缇奇的气息很近,
他皱著眉头笑著说:我不是来打架的,聊聊天吧。
神田睁大眼睛,
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深邃的眸子。
………魔镜啊魔镜,
请你告诉我,现在一切都是梦境。

夜色里,缇奇与神田并肩而坐,
没有缥缈的树叶吹奏,
只有风声。
──呐,我们的童话一定会是幸福的结局。
──我跟你,没有童话。
──总会有的,我相信。
──我们是敌人。
──那麽,私奔吧!
怀疑对方是否是开玩笑的,所以去看他的眼睛,可是依旧没有瞧出端倪。
──你见过哪个故事,最後反派会得到幸福?
──《坏蛋缇奇和他的神田公主》,我写的,最後反派很幸福。
──切,你去死。

随後,那缥缈的声音再次响起,
环绕著森林,
消失在晨光里。



Fin




发表留言

Private :

«前一篇文章 | 主页 | 下一篇文章»